债基首破2万亿 折射权益产品窘境, 10年规模不升反降

  郭璐庆

  [今年以来受制于市场下跌,混合型基金规模大幅缩水,债市走出一波“小阳春”行情,债券基金恰逢其时;与此同时,对货币基金有一定替代性的中短债基金横空出世,也迎合了投资者的需求]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债券型基金的规模达到1.97万亿元,加上11月新成立的约840亿元债基,目前债券基金的总规模已经突破了2万亿。这一规模基本上逼近了权益类基金的规模。

  也就是说,如果债券基金保持现有的趋势规模进一步增长,而权益基金继续缩水,债券基金的规模将有望超过股票和混合基金的规模——而这将是基金史上的首次。

  相比之下,权益类基金就非常尴尬。尽管公募基金发展20年来,截至2017年底,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16.5%,但权益基金的规模不仅没有增长,反倒一直萎缩。

  深圳一位公募基金人士称,今年以来受制于市场下跌,混合型基金规模大幅缩水,债市走出一波“小阳春”行情,债券基金恰逢其时;与此同时,对货币基金有一定替代性的中短债基金横空出世,也迎合了投资者的需求。

  “难言的痛”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分别是7985.19亿元和15080.42亿元;债券型基金的规模是19073.82亿元。到了10月底,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的规模分别变为8153.7亿元和13865.51亿元,其中后者在当下的熊市中缩水明显,单月缩水了1214.91亿元;债券基金的规模则增长了684.27亿元。

  相比之下,权益基金中主动管理权益基金的规模仍远在历史高点之下,其曾于2007年的大牛市时增至2.5万亿元,然而至今年10月末规模仍只徘徊在1.5万亿元附近。

  历经10余年发展,权益类基金整体规模不仅没有增加,反倒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截至今年10月末约为2.2万亿元。这成为基金行业一个“难言的痛”。

  数据进一步显示,2008年权益基金规模排名第一的华夏基金,主动权益规模近千亿元,基金平均规模为76.72亿元;到了2018年,权益基金规模排名第一的易方达基金,主动权益规模还是近千亿元,但是基金平均规模仅为17.67亿元。

  “一是A股牛短熊长;二是喜欢追涨杀跌,往往买在高点,稍微下跌就要赎回;三是基金的考核机制下,短视化行为也大量出现。”上述深圳公募基金人士分析。

  Wind统计显示,截至12月12日,今年来A股各大指数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上证综指累计下跌21.32%、创业板指累计下挫23.62%。

  反观债市则走出一波牛市行情。

  今年来,债市收益率整体呈现震荡下行趋势,10年国债和国开收益率分别较年初下行60个和110个基点左右。

  在年初债市迎来下跌后,1月下旬开始,为了应对春节取现对资金面的扰动,全国商业银行开始陆续使用期限为30天的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累计释放约2万亿元资金,同时1月25日央行实施定向降准,释放约4500亿元资金。随后4月17日晚央行意外宣布定向降准置换MLF(中期借贷便利),额外释放约4000亿元资金,市场预期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10年国债收益率单日下行15个基点。

  到了国庆期间,海外市场股债双杀,央行于10月7日宣布定向降准置换MLF,同时额外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之后资金面维持宽松;11月中旬公布的10月金融数据明显低于市场预期,导致市场对于经济的悲观情绪升温,同时对于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预期上升,短端收益率继续下行,并与资金利率倒挂。

  随着货币基金的收益率持续下行,便需要一款产品来承接这部分市场需求,中短债基金的定位正好契合相应需求。第一财经也了解到,因为抓住了中短债这一风口,今年华南某基金公司的规模增长了约200亿元。

  认购火爆

  第一财经梳理发现,今年来新成立的基金中,在3天之内(包括3天)就完成认购的有153只,其中债券型基金约为118只,占比高达77%;进一步来看,认购天数仅为1天的有74只,其中债券基金更是有65只,占比87.8%。

  “虽然我司最新发的债基只有6个多亿,但对公司而言已经是非常好的一个成绩,而且在某大行的渠道统计中,这个新发规模也名列前茅。”北京一位公募基金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

  Wind统计显示,今年来新成立了379只中长期纯债基金,30只短期纯债基金以及22只被动指数型债券基金,合计431只,在今年来新成立基金总量中的比例约为35%。

  截至目前,正在发行的129只基金中(ABC份额分开计算),中长期纯债基金43只,短期纯债基金4只,偏债混合型8只,被动指数债券型基金7只以及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7只。

  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年初时,一些市场人士分析,资管新规导致委外有较大规模的收缩,但实际上多数的银行理财规模都持平甚至小幅增长,因此出现了“前期悲观时赎回委外或者抛了债券,但现在又开始寻求配置”的情况。

  具体来看,委外规模大致变化情况如下:银行理财主要的底端配置资产前四位分别是债券、非标、现金及银行存款、权益类资产,合计比重在近五年逐年下降但仍超过80%。

  其中,债券占绝对高位,非标近三年维持在16%幅度波动不大,现金及银行存款逐年下降,2016年被非标反超,权益类占比较小。在债券中,信用债占比在80%以上,债券是银行理财的最主要配置资产,信用债是债券的最重要配置资产。

  不过,需要看到的是,不同于利率债的牛市,今年来市场对信用债的厌恶程度极高。

  “今年债券市场提到最多的就是信用风险,要是跟机构或个人说要做信用债甚至是垃圾债,对方肯定是拒绝的。我们团队做得最多的也是排雷。简单来说,就是对宏观进行研究,对收益率进行研究的同时紧盯行业和产业走势。”深圳一位债券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另外记者也了解到,与公募基金有较大配置动力不同的是,券商自营、保险、银行自营等一些机构则希望债券收益率能有所上升,以便为明年的上涨留出空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