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理财债基被“弃赛” 6000亿规模搅局排名战

  本报记者 庞华玮 广州报道

  年底基金规模排名规则生变——被视为货币基金替代品、冲规模利器的短期理财债基,被剔除出基金公司年末规模排名数据中。

  事情起源于12月14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召开基金评价业务座谈会,会上表示,基金评价机构自今年四季度开始,将不再披露包含短期理财债基的规模排名数据。

  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可能明年股东考核方法会变化,把非货基非短债的规模纳入考核。”

  12月17日,基金业人士表示,“现在基金公司没有新增的短期理财基金,大家都改为直接发短债基金了。”

  来自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自2017年四季度货币市场基金监管趋严后,短期理财债券基金规模增长较快,截至2018年10月底,其规模为6106.96亿元。

  跌宕起伏之路

  回顾短期理财债基从诞生到今年上半年的火爆,再到下半年的衰落,可谓跌宕起伏。

  “在规定出来之后,短期理财债基面临的处境较为困难。”12月17日,格上财富研究员张婷坦言。

  一位长期关注此产品的资深基金人士介绍,短期理财基金的出现是为了填补当年银行短期理财品被叫停后的空缺。2011年央行大幅收紧货币政策,为了应付存贷比指标考核,银行大力发展短期理财产品已达到月末冲存款的效果,但当年11月监管层叫停1个月以下期限理财产品。短期理财产品出现了空缺,这时基金公司便推出了短期理财基金。

  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短期理财债基爆发,汇添富基金和华安基金尤其表现出众。

  “当时产品爆发时,我曾大力推这个产品,建议大家密切关注。但是到了2013年下半年、2014年初,我出了一份报告,建议大家回避。”上述资深基金人士表示,“它有几个弊端:第一,业绩一般;第二,每个产品开放申购时间非常混乱。”上述资深基金人士说。

  同期货基则获得大发展,货基总份额由2012年一季度的2971亿份持续增长至今年10月底的83371亿份。

  2017年底,货基监管趋严,要求限制货基规模不超过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货基基金规模不纳入基金公司规模排名,货基互联网销售赎回指导意见也对货基T+0赎回便利性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同时,今年资金面较去年明显宽松,货基收益率明显下行,大量货基7日年化收益率跌至3%以内。

  当货基收益率和申赎便利性消失后,基金公司对货基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基金公司开始寻找冲规模的替代品,短期理财债基此时成了首选。

  上述基金业人士表示,短期理财债基类似于“有封闭期的货币基金”,不过封闭期都很短。在货基受限之后,7月之前的短期理财债基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核算,几乎相当于刚兑,受到机构欢迎。而且它能作为货基冲规模的替代品,也受到基金公司欢迎。

  2018年上半年短期理财型基金吸金超3300亿元,规模大涨88%,多达25只基金规模增速超过100%,过半数短期理财基金规模突破百亿。

  “但是短期理财债基大量配置同业资产违背了债基设立的目的,债基应当代客理财,用投资业绩说话。”有基金业人士表示。

  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员谢首鹏预测,该类别市场规模和占比将出现萎缩,但消亡的可能性不大。

  转型&限购

  业内人士眼中,短期理财占比较大的基金公司,包括中银、广发、嘉实等。

  短期理财债基存在的问题,监管层早已意识到,早在2018年7月,监管层向基金公司就下发了《关于规范理财债券基金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未来短期理财债基需要将80%以上资产投资于债券。

  “在监管要求下,短期理财基金大概率会限购、转型或清盘。”一家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兴银基金兴银双月理财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变更注册为兴银合盈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这是首只短期理财基金转型为债券基金获批。

  一位华南基金业人士向记者介绍,“今年比较火的是中短债基金,它作为短期理财基金、货币基金的‘替代品’,它和短期理财债基不一样,使用市值法估算。”据悉,部分短债基金短期内规模大增超过50亿。

  另有基金业内人士表示,2018年9月底符合监管要求“80%以上资产投资于债券”的短期理财基金只数和份额占比分别为32%和28%,这意味着未来债券资产占比将有明显上升,将会加大短期理财基金业绩波动。

  来自多家基金公司的消息显示,短期理财债券基金目前正根据有关要求进行规范。从整改方式来看,除变更申请基金类型外,部分短期理财基金采取暂停申购运作的办法压缩规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短期理财债基今年下半年总量已有萎缩。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