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前掌门畅谈“价格成因” 献策期、衍市场发展

  本报记者 姜诗蔷 北京报道

  3月20日,一位证监会前主席和三位副主席济济一堂,一时将市场目光吸引到期货和衍生品市场。

  其背景是业内普遍认为,当下中国期货市场和衍生品市场正处于不可多得的发展机遇期。

  20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CF40·孙冶方悦读会”活动中,尚福林、李剑阁、屠光绍、姜洋等,直陈两大市场发展的难点和痛点,亦与投资人对于国内资本市场改革的期待情绪形成呼应。

  “我们现在之所以提倡培育机构投资者,因为机构投资者有抵御风险能力。我们不能让散户把养命钱赔进去。”尚福林一句表态成为媒体传播焦点。

  期待与建言共鸣,在特殊改革窗口,会迸发出什么变化?

  尚存问题待解

  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指出,“期货主要是通过投机分子的投机来发现真实的价格,完全没有投机的市场并不完善。”

  作为提出股权分置概念并将其付诸实施的第一人,尚福林推动资本市场历史性变革的事迹一直备受关注。作为第5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其2002年上任之时,A股正值熊市,随着他上任开启股改“破冰之旅”,资本市场走出大牛市局面。

  之所以备受关注,亦是因为一言恰为股指期货“正名”。

  对于当前市场,尚福林认为,始终要保持期货市场的初心,围绕定价基准、套期保值、风险管理来做市场;还要尊重市场规律,逐步和国际接轨。

  在任期间分管期货业务的姜洋,更是对期货市场有着很深的体会。“改革的深化需要大力发展期货市场。目前,我国期货市场的法治环境、诚信建设、投资者保护等基础性制度和防范风险能力与30年前期货市场建立之初相比,已经大大完善和提高。期货市场已经为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壮大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事实上,在其任职期间,中国期货市场完成量变突破。

  但局限性依然存在。“我国商品期货已经连续9年在全球排名第一,国际影响力有所增加。但是由于开放度不够,境外投资者参与我国期货市场的限制很多。因此,我国期货市场形成的定价,国际上不认,对国际市场大宗商品定价影响力和我们经济大国的地位不匹配。”姜洋说。

  CF40学术顾问、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李剑阁则表示,“对于金融创新,要允许试验,容忍失败。未来要继续以这样的态度去对待今天和未来的金融创新,对待期货和金融衍生产品。”

  李剑阁也曾分管证监会期货业务。其认为“当时中国期货市场刚起步,非常混乱。期货监管本来就是最难的。国内外皆如此,期货市场包括金融衍生产品市场,搞得好就是经济增长点,是金融创新,但一有风波和危机就成为替罪羊。”

  回忆起当年好不容易“保住”的铜期货和玉米期货,李剑阁至今仍觉得十分不易。

  制度完善可期

  针对期货和金融衍生品,同样作为证监会前副主席,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屠光绍亦指出,期货市场的主旨是服务实体经济,如果没有这个市场,则初级经济市场就缺了一个基础的工具。

  “投机者提供了充足流动性,方便企业套期保值对冲风险。但大部分人仅看到期货市场的高杠杆、投机性,忽略了投机者的正面作用。”姜洋认为。

  “资本市场建设一直是备受关注的重要议题。”3月21日,一位券商人士亦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无疑,中国资本市场必须要发展,但是这个市场的发展一定充满挑战。

  “改革应该是整体推进的过程,从立法层面、从制度设置等等都要进行,应该说路还比较长,还有潜力。”上述券商人士指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关于期货市场的发展,监管层也一直在行动。包括近期新修订的针对期货公司管理办法、与教育部联合普及证券期货知识,以及支持各类期货产品创新等等。

  “中国期货市场要进一步扩大开放,让全球都来参与我国期货市场交易,形成大宗商品的主场交易,建立和形成国际大宗商品定价中心。而目前中国期货走向国际化唯一不适就是缺少《期货法》。”姜洋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姜洋连续两年的两会提案都是加快推出《期货法》,加大开放力度,为期货的定价和基准价格的定价中心形成提供有利的法律支持。(编辑:李新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