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证券年度策略报告会召开 探讨2019年投资机会

  杏彩21月10日讯 国信证券2019年度策略报告会1月10日-11日在深圳举行,专家、业界大佬、明星分析师们、众上市公司高管共同分析和探讨2019年资本市场投资机会。

  中美经贸良好发展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

  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岳克胜在本次大会上致辞时表示,未来三五年中美经贸总额有望历史性突破万亿美元,对中美经济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国信证券总裁岳克胜致辞

  岳克胜指出,当前中美关系是困扰资本市场的最大问题,很多人担心中长期中美关系的形势有可能进一步恶化,所以需要未雨绸缪做好底线思维准备。但是,我们应当看到,一方面,中国是一个主要依靠内需的大国经济体,贸易摩擦无论是对经济增长还是企业盈利,其实质性影响都是比较有限的。另一方面,中美关系是建立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的,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经贸的良好发展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是无法改变的客观历史趋势。我们相信,中美经贸磋商取得的积极成果有望推动未来三五年中美经贸总额突破万亿美元,达到新的历史高度。

  A股市场:估值具有吸引力

  岳克胜认为,从全球资本市场看,目前中国A股市场估值具有吸引力。当前中国A股市场的估值水平,无论是历史比较还是国际比较,都处在一个非常低的位置。我们注意到,当前A股市市场中约有一半以上行业的市净率水平处在历史最低水平,但同时有一半以上行业的净资产收益率暨盈利能力却在历史均值以上水平。这种巨大的反差,反映了过去一年里股市的波动受投资者预期和情绪的影响更多一些,但也为未来市场的上行留出了充足的空间。

  岳克胜致辞

  重点关注板块:5G、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

  岳克胜认为,中国资本市场未来有可能出现历史性的投资机会,而2019年是关键之年、机遇之年,值得投资者积极思考。这其中,以5G、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国防军工、优秀证券金融及地产龙头等板块尤其值得重点关注。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蓬勃兴起,已经对经济和社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据优势以及具有持续创新能力的上市公司,有望迅速脱颖而出,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和追捧。

  高质量发展:催生优秀龙头企业

  岳克胜表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改革开放力度不断加大,中国经济正在加快向高质量发展模式转变。这个过程中,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将由人口红利和资本要素转向技术进步和效率提升,行业集中度一般会上升,拥有品牌、技术、效率的优势企业会逐步胜出并提升盈利能力,这是结构调整和市场竞争的正常结果。因此,虽然未来我们的经济增速可能不会再有以前那么高,转型中的短期经济下行会给我们带来一些阵痛,但以目前的中国经济总量,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中国经济有望诞生一大批盈利能力持续稳定较高的优秀上市公司,这是资本市场能够持续发展的基石。

  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6.2%

  对于宏观经济的判断,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宏观与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董德志博士在会上进行题为“传统空间有限,想象趋势乐观——20年固定收益市场策略报告”的主题分享时表示,2018年经济增长率是6.5%,2019年是6.2%,但是究竟“先上后下”,还是“先下后上”,当前的市场没有形成一致预期;而他的看法相对乐观,可能2019年就是一步到位的调整,一季度就跌到底部。

  董德志博士进行主题分享

  对于通胀率的预期,他表示,现在对于通胀率的预期不是单纯的CPI、PPI,一定是两者的合成,两者方向经常会相反。董德志称,2019年对于整体CPI的预期,大概在2.2%的平均水平;由于种种的基数效应,会出现翘尾回升现象,就是在二季度会出现一个突起的现象。而对于PPI的看法,他认为2019年PPI的平均值是在1%附近。

  房地产市场政策:尚不具备放松条件

  关于当前房地产市场形势,董德志认为,当前地产的销售金额增速、投资增速、价格水平均处于高位;当前经济下行的主要拖累不再于地产,因此为了缓解经济压力,而刺激一个相对不错的行业,道理上说不通,即短期内无刺激动力;地产本身行业的下行是放松、刺激的必要条件,对标指标为地产销售增速跌至零增长。因此,目前地产政策尚不具备放松条件。

  董德志博士进行主题分享

  而对于地产行业刺激政策的信号,他认为包括:银行开发贷白名单是否扩大;契税、首付比率是否调整;限购政策,以十大热点城市的限购政策松动为依据。董德志预计,上述任一信号出现的时间点在2019年下半年;如果上述信号均不出现,箱体魔咒将被打破,箱体下轨将被突破。

  社会融资总量走势:低点或出现在一季度

  关于社会融资总量的走势,董德志表示,2018年以来一直的逻辑是宽货币政策、紧信用周期的组合,紧信用的环境能不能发生缓解?他认为,至今没有看到明显企稳的迹象。

  董德志指出,社融的影响一定是两方面的,是供需两方面的影响。社融的底部可能在9%出现,更重要的是对需求端的理解。社融主要的影响还是需求所推动的,中国宏观的三大需求最主要影响来自于固定资产投资需求,积极的变化可能在最近一两个月发生,固定资产投资似乎出现一些企稳的现象。基建的先导指标一定是政策,政策鼓励、引导,基建容易企稳回升。至于能否走到10%以上的增速,现在是2%左右,董德志认为难度较大,但回升到5 %、6%以上仍可以期待。而制造业投资最领先的指标应该是行业的利润增速,只要行业的利润增速出现拐点,滞后一年制造业投资相应会出现拐点。

  董德志指出,总体的社会融资总量可能最低点发生在一季度或4月份左右,之后慢慢稳住、甚至慢慢回升一些。

  纾困基金:帮助民营上市公司解决流动性问题

  关于民企纾困基金设立的背景,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在会上进行题为“民企融资难与纾困基金的解决之道”的主题分享时介绍,很多上市民营企业陷入了流动性困境、经营困境。举例来说,东南沿海很多民企,从事的产业其实是非常低端的,这个产业逐渐利润越来越薄,产生一个本能的动作就是加杠杆,这时候他会承担财务风险。所以一旦金融政策有变,就会使其面临极大的流动性风险、甚至财务风险,这些风险有时候甚至会发生一些传导。

  王剑进行主题分享

  再往更大的方面来说,王剑指出,如果大面积出现强行平仓,导致流动性风险爆发,可能会形成系统性风险;系统性风险爆发的时候,就好比一艘船快要翻的时候,不可能追究哪个船员把船弄翻,第一要务是挽救这艘船。后来纾困基金开始按部就班地推进,一开始是保险资金,然后是券商的资管,正在研究公募也在加入,各地地方政府也会形成资金,主要功能是帮助民营上市公司解决流动性问题,但不能解决经营风险。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