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网贷演变殊途同归:P2P还是不是P2P?

  本报记者 周炎炎 美国报道

  2015年以来,监管不断加码之后,中国的P2P网贷行业近期处在压抑阶段。

  而美国在P2P诞生之初监管就不断施压,导致整个行业历经多年却无起色。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虽然发展路径不同,两国的P2P却殊途同归:P2P越来越不像P2P了,更准确地描述应该是P2B。

  美国也有网贷想转行

  “我一直在美国研究中国P2P的模式是否能成功,但没想到论文还没写出来,研究对象已经少了一半多。”一位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研究金融科技的学者王洲(化名)在美国朗迪峰会期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其实,美国网络借贷的状况也并没有很红火。金融科技领域的众多分支中,信用卡领域有号称“机器人银行”的Capital One,征信领域有老牌征信公司FICO,唯独在网贷领域,原本是敢为天下之先,拓展业务却并不顺利。

  从美国网贷标杆性企业LendingClub的2018年财报来看,收入虽然是增长的,但净利息收入仅为116.9万美元,同比下滑87.04%,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283亿元,虽较上一年缩窄亏损额,依然不尽如人意。

  4月16日,该公司股价收盘时报3.25美元,距离上市之初的29美元相去甚远。究其原因,该公司计划限制贷款规模,减少对信用分较低人群放贷是助推因素。

  Fundbox是一家总部在旧金山的专门从事小微企业信贷的公司,属于美国网贷领域的中游企业。他们与银行不同的地方在于通过自己的风险定价模型极速放贷,利率按周算,有12周也有24周的产品,折算成年化利率最高者不高于100%,相当于小微企业的“现金贷”,主要瞄准对象是现金流短缺,但生产和运转没有问题、仍能盈利的企业。这种利率在中国监管部门的眼中绝对偏高,但是由于美国已完全市场化定价,所以并没有法律风险。

  但目前这种重资本、高风险的运作模式也让他们有些吃不消,有该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未来转型方向会更加重视支付领域,类似于国内的第三方支付。收取无风险手续费对股东来说,才是更加高枕无忧的生财之道。”

  美国网贷为何束手束脚

  相比于国内P2P市场先热后冷,美国的网贷市场似乎一直不温不火。

  王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相对于7000家商业银行所拥有的巨大份额,美国网贷主打的是较快速的借款体验,主要满足在银行收紧银根之后被分流出去的需求,以及房屋翻新装修、购置车辆等信用卡额度覆盖不了的需求。

  “不太大的市场份额被LendingClub和Prosper占据了50%左右,别的市场参与者份额不大。这是由于早在2008年的时候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P2P信贷认定为新的证券品种,要求停业整顿,将每笔贷款的信息上报,这使得合规成本陡然抬升,原本有很多小额贷款公司想要瞄准这块市场,也知难而退了。”王洲说。

  美国的银行业分为联邦银行和区域性银行,不同州对于放贷的立法宽严不一,网络借贷想要在注册地之外的州展业,也得获取该州的放贷资质。这也给后来者树起了一面围墙。

  Fundbox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途径之一是主动获取货币监理署给金融科技公司发放的银行牌照,而他们选择的是借道一家全国性银行,让自己的业务在其他州也合规。Lending Club也通过与犹他州特许银行WebBank合作,由WebBank向通过审核的借款用户放贷,WebBank再将贷款以凭证形式卖给Lending Club。

  甚至政治正确问题也会打断放贷流程。投哪网风险分析总监易五一曾经在花旗银行、Capital One等国外金融机构有多年风控工作经验。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美国的消费金融通过建立在三大征信局信用报告基础上的FICO分做风控,难度比国内要小很多,但监管首要是保护借款人的利益,CFPB(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在审核各家信贷模型的时候会慎重考虑有没有歧视性规则,比如女性借款比男性容易、年轻人比老年人容易、高收入者比低收入者容易,想要上线新的风控手段必须要流程规范,一一给监管确认,因此每家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都有法律顾问一职来规避监管风险。

  这是硬币的两面。一方面被监管起来的网贷不敢无序扩张,有效抑制了“雷潮”滋生的可能,另一方面,网贷长期碍于合规成本只能在桎梏中起舞。

  监管也有难处。正如加州商务监督局局长Jan Lynn Owen和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官员Paul Watkins在朗迪峰会圆桌讨论时说的那样:“监管人员的工作是最不好做的,一方面要鼓励创新,一方面又要保守,要保护公众的利益。另外,监管者自己得合法,即便监管工作上想要创新,司法体系也对我们约束很多,即便想要修改法律以更适应市场新情况,也需要先通过更高层面的司法部门认可。”

  P2P还是不是P2P?

  从网贷的资金提供方来看,美国与中国趋势相同——使用机构资金占比越来越多,而个人投资者的份额越来越低。

  从美国方面来说,P2P是纯信用中介,不存在担保,需要投资人自行判断,盈亏自负。美国个人投资者也对此了然于胸,对投资风险有一定认知。但良好的投资者教育并没有阻止其对机构资金的渴求。

  LendingClub原本是以P2P起家,但机构寻找资产的动力更加强劲,因此如今的资金来源中大部分都是对冲基金、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其2016年年报中,机构资金占比约为31%,而到了2018年二季度末,已经达到九成以上。

  无独有偶。Fundbox内部人士表示,该公司用以放贷的90%的资金来自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因为相较于个人资金,机构资金更加稳定可预期,成本也更低,与成熟的金融机构合作沟通成本也更低。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很多都在投资者刚兑兜底的问题上徘徊,增加保险等各种增信措施,不敢贸然逾期,活成了“信用中介”。面对这种尴尬,也更加青睐银行、信托、消费金融公司的资金,缩减线上理财端占比。

  比如拍拍贷年报显示,通过撮合机构资金合作方促成的贷款金融占总额的比例,从2018年三季度的14.3%上升至四季度的20.4%,并于2019年1月升至35.1%。宜人贷年报显示,截至今年1月新网银行对其信贷额度从10亿元增至15亿元,另外部分股份行和城商行处给予了100亿元信贷额度。小盈科技则与中信信托、昆仑银行、外贸信托达成合作。

  “在这方面中国和美国都是一样的。P2P模式的初衷是散户对散户,但一旦有平台之后,渠道产生价值,自然而然会有机构寻求合作,平台也希望通过这种合作加快信贷投放速度。对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来说,从机构获取资金目前空间还是很大。”易五一说。

  (编辑:李伊琳)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