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雪松控股中江投资者恳谈会 张劲表态:会对中江信托问题负责到底

  每经记者 金喆    每经编辑 祝裕

  4月22日上午10点半,雪松控股中江投资者恳谈会在南昌市中江信托总部大楼举行。这是中江信托自传出多只产品存在兑付危机之后,新任股东首次公开露面表明态度。

  恳谈会开场不久,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就表态并向投资人鞠躬道歉。他承诺,雪松控股将全力支持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持有中江信托产品的投资人,即日起可以在中江官网进行登记信息。“登记完个人投资人信息之后的6个月内,将信托计划按照个案情况逐一出台解决方案,这是我们雪松控股的承诺。”

  但张劲也表示,处理任何不良都有一个时间,即便是在这个期间也不希望投资者的利息受到损失,雪松控股会对2000多个投资者负责到底。据其在当天下午的媒体沟通会上透露,目前中江信托逾期项目达35个,涉及资金79亿元。

  逾期项目35个、涉及资金79亿

  中江信托总部位于南昌,曾被信托界视为“黑马”。但从2017年开始,中江信托连连踩雷。自2018年,中江信托陷入多起信托计划违约或者逾期事件中,涉及不少上市公司和地方城投平台,从黑马摇身变成“踩雷王”。由于官方迟迟没有回应,中江信托的逾期窟窿究竟有多大一直是未知数。

  随之而来的是经营业绩持续下滑。根据中江信托披露的未经审计的2018年经营数据,截至去年底,公司业务收入3.5亿元,手续费及佣金收入5.25亿元,净利润仅4700万元,投资收益仅为950万元,净资产为69.63亿元。

  等待两年后,中江信托的投资者迎来了接盘侠。2018年底,银保监批复称,同意雪松控股集团受让中江信托71.3005%股权。受让后,雪松控股将成为中江信托实际控制人。4月21日,中江信托完成工商登记变更,雪松控股正式晋升为大股东。

  4月22日上午9点半,中江信托总部大楼已经聚集了近百名投资者,三五成群地议论着即将召开的恳谈会。对于与新股东的第一次见面,他们有些期待,却又担心与之前的沟通会一样,没有结果。

  由于到场的投资者人数超出预期,恳谈会比原计划延迟了半小时。一开场,张劲就十分坦诚地表示,雪松控股将全力支持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给长期关心中江的投资者一个交代。“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谁的钱都是血汗钱、起早贪黑,谁不需要养家糊口,谁不想过好日子。把一个投资交给信托公司却血本无归,这份痛我是感同身受的。”

  张劲对收购中江比喻成“结婚”,既要接受优点也要接受缺点。“今天早上才完成股权工商变更,中江的情况我们也在了解,请投资者给些时间。”其表示,股东变更对解决中江问题只有好处,会对中江问题负责到底,全力恢复中江的经营活动。

  张劲表态称,持有中江信托产品的投资人,即日起可以在中江官网进行登记信息,投资者登记时间跨度3个月,随后进行6个月审查。也就是说,投资者将在9个月内收回投资金额。不过,上述方案仍在修订当中。

  话音刚落,就有不少投资者表示回款周期过长,现场投资者集中诉求是本息尽快兑付以及彻底解决的时间点,对何时拿到本金尽力争取。张劲解释称,目前整理的资料显示中江的客户信息80%以上不真实,雪松希望去直接面对投资者来解决问题。

  随后,张劲又在媒体沟通会上进一步透露,据统计目前中江信托逾期的项目有35个,涉及金额79亿元。“这是中江信托目前最大的问题,我们做过评估,9个月的时间能化解很多风险,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

  收购信托牌照是为配套产业做金融

  中江信托爆雷,200多名投资者上门维权,外界把雪松控股的这次收购称作“烫手山芋”。张劲坦言,中江信托项目逾期对品牌的伤害力几乎是毁灭性的,坦率地说超出想象,接下来需要慢慢修复。雪松控股作为中江控股的股东,需要迫切解决旗下产品的逾期问题,“已经进来了,就是你的事了,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都没有解决的意义了。”

  据其透露,过去中江信托出现的管理问题主要是因为股东缺位。之前所有属于中江信托的董事会里面只有一人在工作,其他都退休了。所以肯定要改组,会和其他股东管理沟通,但不会大换血,大裁员。

  实际上,此前市场对雪松控股的接盘价格充满猜想,有传200亿元、300亿元。张劲在媒体沟通会上首度回应,之前外界对于交易价格的报道都是误读,远远没有这个数,具体价格要在工商转让完成后再开展尽调,到目前为止价格没有出来。

  那么,雪松控股收购伤痕累累的中江信托意在何为?

  “我们不是土豪,看到金融牌照就拿钱砸,我们是配套我们的产业做金融,以金融守实业,但基点是实业,做金融也是服务于产业。如果说我收了牌照杀到千军万马的金融服务当中,毫无意义。”张劲再一次明确,雪松控股是一个实业企业,最大的一个业务版块是大宗商品供应链,覆盖很多产业。

  张劲说,每个大宗商品的交易链条中会有许多企业参与,不超过2个核心企业,小企业苦于没有太多抵押物融资困难。打个比方,精铜容易变现,但物理状态变成铜杆后变现难,金融机构不接受这种质押,只能接受房子或者其他实物。反过来说,金融机构做不了供应链金融的原因就在于没有基于产业和应用场景。

  “我们要做供应链金融,不做金控,用我们的金融牌照走出特色金融。”张劲再次强调,未来将通过中江信托的金融牌照获取新的金融资源、产业资源、盈利空间,提升行业地位,特别是供应链金融方面发挥独特作用。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