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项新政出台,欲挽汽车行业颓势

  新能源车将不限购,鼓励消费者买买买。

  在国内车市经历了连续12个月销量持续下跌后,从地方到中央,纷纷出炉鼓励汽车消费政策,有望打破车市当前沉闷的局面。继广州、深圳率先成为目前限购城市中最先“松绑”的城市,随后国家发改委等三部委发文称,今后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新能源汽车限购限行松绑

  6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共同发布了《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下称《方案》)。其中,关于“优化供给结构,畅通消费链条,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内容备受关注。

  《方案》要求,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

  春江水暖,此前已有征兆。在2019年1月,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等十部委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提出“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措施”以促进汽车消费。

  不到半年,政策进一步细化,新能源汽车率先受惠。在这背后,是中国车市销量跌跌不休。

  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28年来中国汽车销量首次下降。

  进入2019年,车市延续下行,第一季度的销量为507.8万辆,同比下跌10.5%。4月销量150.8万辆,同比下跌16.9%。在自主品牌方面, 5月实现销量增长的只有长城、一汽和奇瑞三个品牌。“国五抛售,价格体系遭到重创,销量也难上来,经销商的库存压力大。”一位合资车品牌经销商老板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虽然一些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发改委等权威部门持之以恒的态度是对改善体制机制的障碍,促进消费是极其重要的。”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次政策的力度很强,未来不会有新的限购城市出现。

  不过,上海交大汽车节能技术研究所所长殷承良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了谨慎的观点,他认为,率先松绑新能源汽车显示出环保和产业升级的积极导向。但是,此前车市救市是通过补贴等直接经济刺激的方式,而现在不可能直接给钱。而且,不少消费者会认为,既然全国性的指导政策已经出台,那么可以再等一等地方政策,对购车采取继续观望的态度。

  京沪车牌松绑难度大

  在限购限行方面,国内各地情况也不尽相同,目前,全国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石家庄、贵阳等城市以及海南省实行汽车号牌限购政策。

  2019年5月28日,广东省发布了《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其中提到放宽广州、深圳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省内其他城市不得再出台汽车限购政策。6月2日,深圳、广州分别发布相关通告,今明两年,广州和深圳将分别新增10万和8万个车牌指标,这也是在限购城市中最先松绑的两个城市。

  “汽车产业是华南经济的火车头。”殷承良说,广深在多部委方案公布前就先走一步,有产业刺激的动力在,广汽和比亚迪两家车企集团是广东地方经济的“双子星”,地位非常重要。

  而广东省统计局的相关数据显示,在机动车的限购政策之下,汽车消费低迷。一季度,广东限额以上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同比下降7.7%,降幅同比扩大17.5个百分点,成为拉低消费增速的首要因素。根据最新的销量统计,2019年5月,比亚迪销量为33920辆,同比下滑10.2%,广汽集团除了广汽丰田和广汽本田外,其余品牌销量呈现下跌走势。

  在殷承良看来,作为汽车制造大省,广深两地放宽机动车限购促进汽车消费的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将促进广东汽车制造业的发展。

  继广州和深圳之后,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集中在一线特大型城市北京和上海。北京2019年第一期小客车指标摇号中签比例为2367:1;上海沪牌拍卖4月中标率为5.5%,最低成交价为89700元。

  2019年,北京个人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额度只有5.4万个。市场有观点认为,若北京的“限购”完全放开,意味着将有40余万潜在新能源汽车用户不再因指标问题无法购车,有望迎来新的局部汽车市场销售爆点。

  不过,针对“上海正考虑放宽现有汽车限购政策”的传闻,上海有关部门已经表示,相关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尚在研究阶段。

  对于京沪和广深等地方的区别,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有自己的看法,他指出,有些城市过去既然出台了限购措施,一定有这些城市内在的客观原因,这次多部委的方案提法叫“应当取消”,而不是必须,也不是马上。

  徐长明认为,取消限购是个大方向,各地限购城市都应该往这个大方向去努力。像广州、深圳已在这方面有积极表现,但是各地情况不太一样,估计各地松绑的进度、方式都会有所差别,而且会根据各地的情况由他们自己来把控。

  “北京和上海不可能马上取消。”殷承良也表示,北京和上海分别有北汽和上汽等车企,且北汽、上汽的销量近期也有所下滑,但是北京和上海作为特大型城市还是区别于其他城市,两座城市的人口密度在国内最大,社会资源聚集,交通拥挤度领先,北京的交通状况之前更被诟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