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牌照“价高牌少”真相:真实成交情况一直很惨淡

  每经记者 宋戈    实习记者 潘婷    每经编辑 姚祥云    

  支付牌照,从一牌难求到无人问津;

  牌照中介,从蜂拥而至到销声匿迹;

  牌照叫价,从动辄上亿到一斩再斩;

  伴随着成交量的下滑、中介的离场,仅仅经过了半年时间,支付牌照这门生意似乎就已渐入寒境。

  “朋友圈里卖支付牌照,好多都是装牌面的,真实成交情况非常惨淡。”“以1个亿的价格计算,中介提成2个点,看似一单能挣上百万元,但实际上很难撮合成功。”

  过去,买卖支付牌照的生意究竟是冰火两重天,还是一直以来都鲜有人问津?如今,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支付牌照的成交难?未来,持牌机构如何长远盈利?

  牌照中介潮起潮退

  2016年8月,央行公布27家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获续展,同时表示,一段时期内原则上不再批设新机构。由此,支付牌照的稀缺性再次显现,买卖支付牌照的中介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然而,一位从事牌照交易的业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朋友圈发消息说手中有支付牌照需要出售的,好多都是装牌面的,真实成交情况非常惨淡。

  关于支付牌照买卖的消息,此前出现最多的就是互联网巨头频繁入局支付领域,花费几亿元甚至十几亿元购买支付牌照。然而,最近却鲜有交易成功的消息传出,且价格也严重缩水。

  上述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业以来,身边还没有支付牌照成交的情况,最近更是没有见过支付牌照成交的案例,也没听过支付牌照的报价了。支付牌照一直以来都很难成交,全国范围内,一年的成交单也没有几个。

  这与一直以来支付牌照的火爆行情形成鲜明对比,上述业内人士还表示,目前买卖支付牌照的中介基本没有了,支付牌照火爆并不是成交量多么巨大,而是支付牌照本身的效应。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支付牌照中介销声匿迹的原因一方面是交易活跃度下降,另一方面是由于牌照并购涉及非常复杂的流程和周期,成单概率很低,看似佣金丰厚,其实不易,涌进来的新中介不久就离去了。

  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以1个亿的价格计算,中介提成2个点,这已经是销售领域很低的点位了,看似一单能挣上百万元,但实际上很难撮合成功。

  央行官网显示,目前已获许可机构(支付机构)共有238家,此外,合计有33家机构被注销支付牌照。在央行表示“一段时期内原则上不再批设新机构”后,意味着后来者想要入局支付领域只能从已有的支付牌照中入手。

  刘刚表示,支付牌照本身并无实际价值,只是由于监管部门停发新证,而入场玩家苦于合规问题而不得不收购持证机构。备付金全额集中存管后,小支付机构更加失去竞争力,有牌照一样难以生存,会增加支付牌照交易的供给,更会促进价格继续下降。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巨头们需要牌照的话直接从现存支付牌照中寻找交易方就行了,没必要找中介之类的。朋友圈买卖支付牌照的中介所呈现出的景象,一般都是虚假的繁荣。

  易观支付分析师王蓬博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支付牌照价格)缩水是肯定的。因为现在强监管导致市场比较稳定,而且有场景把控的企业基本上已经有了支付牌照,且央行又重启了支付牌照申请。几个原因加起来,导致了牌照价格的缩水。

  第三方支付机构频被罚

  江湖中不断传来支付牌照价格大起大落的信息,而此时,第三方支付机构被罚的消息也接连不断。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仅10月以来,就有包括杉德支付、银生宝支付、安付宝、通联商务、盛付通、通联支付等在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因业务违规被罚。

  10月12日,央行上海分行公布两张行政处罚罚单,被罚对象为杉德支付和银生宝支付。其中,杉德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没收违法所得的668.35万元,并被处以罚款1804.98万元,合计罚没金额2473.33万元。银生宝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给予警告,并被没收违法所得的227.68万元,并处以罚款260.3万元,罚没合计487.98万元。

  10月29日,央行上海分行公示处罚信息,安付宝、通联商务、盛付通、通联支付在10月18日分别被处以罚款12万元、15万元、6万元、33万元,违法行为类型均为违反支付业务规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10月12日央行上海分行对杉德支付开出的千万级罚单,今年以来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千万级罚单并不在少数。

  7月,卡友支付因违反收单交易信息管理规定等合计处罚金额2582.5万元。8月,国付宝、联动优势因违反清算管理规定等,分别被罚没约4646万元和2640万元。

  在利润方面,王蓬博对记者表示:“网络支付市场中,银行仍占有大部分利润。第三方支付的主要利润来源有三类:备付金、商户流水费率收费以及增值服务。备付金集中存管以后肯定都有影响,但对大型支付机构的影响不是很大,所以现在支付机构都在努力拓展增值服务空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