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任督二脉” 陆海新通道构建西部和东南亚最捷径

  本报记者 文静 重庆报道

  1月8日,重庆雾都宾馆,上曾家岩50号八路军重庆办事处旧址旁。关于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深化合作会议召开。

  “对于第三个政府合作项目,很多人觉得非常奇怪,连一个沙盘都没有,到底重庆哪块地和新加坡建了新的工业区、厂房或住房。我们把力度放在两个要害:一是金融,二是物流。把金融和物流的成本降到最低,我们就打通了‘西部大开发’的两大血脉,可以催化整个西部发展起来。”新加坡贸工部部长陈振声在当日召开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说,两国的合作项目已经不局限于中新两方的项目,现在已经发展到第三方国家。

  降低金融和物流成本

  以重庆为运营中心,设在中国西部地区的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于2015年启动,定位为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启动3年来,中新双方共签约137个合作项目,总金额219亿美元。

  金融方面,加强离岸金融结算、跨境人民币结算、跨境电商结算、投融资、股权投资基金等合作,鼓励新加坡金融机构到重庆设立分支机构等,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深化合作的四大领域之一,也是希望打通的第一条血脉。

  据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金融服务专委会的负责人介绍,中新项目下全年跨境融资16.7亿美元,累计融资81.5亿美元,平均利率低于境内1.15个百分点,并带动四川、陕西等地企业跨境融资22.3亿美元。三年来,重庆与新加坡实现跨境人民币结算238.4亿元,同比增长14.9%。新加坡已成为重庆跨境人民币第三大使用地。

  在拓宽融资渠道上,新加坡交易所发行的房地产投资信托为重庆经济助力。重庆砂之船公司成为中西部地区首个在新加坡上市的不动产投资信托,初始资产组合包括重庆两江、重庆璧山、合肥和昆明的四个奥特莱斯商业物业,融资总计约10亿新币(折合约49亿元人民币),开启了西部企业跨境股权融资的新通道;中新基金新设立物流、大数据等基金,管理规模已达到77.6亿元。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等9个部门还促成了中国首单铁路运单融资业务,为陆海新通道的发展提供金融支持。

  “上市只是开始,上市后的培训和持续融资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可以通过房地产投资信托、发行债券、全球路演等多个渠道来帮到有资金需求的企业,并共同拓展海外市场。”新加坡交易所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谢采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在陈振声看来,西部大开发背景下,大建设项目可以考虑是否证券化,项目建设完后如何把不同的基础设施再转为现金,让现金继续流动来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

  除了尽量减低融资成本,降低物流成本是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要打通的另一条血脉。

  陆海新通道以重庆和新加坡为双枢纽,以广西北部湾港口作为国际陆海联通的重要交汇点,并于西部各省市的中心城市和交通枢纽为重要节点,通过铁路、水运、公路、航空等多种物流组织形式高效联动,形成纵贯西北西南,连通中国西部和东盟国家、地区的陆海通道主流,实现与中欧、中亚等国际通道的有机连接,形成“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最终构建起联通全球的互联互通网络。

  “我们与重庆和周边省份合作,将中国西部的货物送到东南亚和世界其他地方,时间只是以前的1/3,比起以前通过长江经上海运送时间短很多。”陈振声说。

  他表示,降低中国西部的融资成本,以一种最短和最快、最便宜的方式将中国西部和世界联系起来,将打破西部发展原有的瓶颈。

  不断扩大的朋友圈

  陆海新通道不仅仅是一条地理意义上的物流通道。

  早在2018年1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加坡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举行会谈时指出,以签署“陆海新通道”谅解备忘录为契机,陆海并进,推进双向互联互通。

  自此,由中国与新加坡合作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里的“南向通道”提出一年九个月后,正式更名为“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简称陆海新通道)。

  “南向通道未免单一,显得我们的货流、物流、资金流等只能由北向南流,缺乏了由南向北流这个含义。通过充分论证,中新团队把这个名字改过来,确定为现在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商务部亚洲司司长彭刚说。

  贵州是通道的创始省份之一,贵州省的副省长卢雍政在8日重庆举行的共建“陆海新通道”主题对话会议上也表示,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陆海新通道”的内涵和外延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项目建设的内容不仅是从物流基础设施硬连通,已经拓展到金融、大数据等方面的软连通,建设的重点也从打造中国西部和东盟命运共同体拓展到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深度合作,构成了“一带一路”中国西部完整的环线,这是非常重要的。

  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姚文总结道,从南向通道变成陆海新通道,一是把世界的生产基地和世界的消费市场连接起来,二是这条通道的辐射与示范效应进一步显现。

  这种辐射和示范效应正得到印证。1月7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八省区市政府合作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签约活动在渝举行。去年贵洽会期间,在贵阳举行的“南向通道”暨现代商贸物流研讨会会议上,还仅有重庆、贵州、广西、青海、甘肃、成都铁路局6省区市代表参加,后来新疆也加入了工作机制里。

  陆海新通道论坛还首次吸引了东盟多国的参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看到,泰国驻华大使、柬埔寨驻重庆总领事馆总领事、越南驻华大使馆公使、中国-东盟中新秘书长陈德海均与会并发言。

  “目前重庆和东盟公路巴士的联运启动超过400次,我们相信未来柬埔寨能够参与到重庆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当中来,将重庆到河内的铁路运输进一步延伸到柬埔寨,让重庆和东盟、柬埔寨通过火车和陆路的运输更好的连通。柬埔寨的大米、水果就可以更好的进入重庆。重庆的电子产品,比如笔记本电脑、农业机械也可以进入到柬埔寨。”柬埔寨驻重庆总领事馆总领事马瓦纳说。

  除了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旅游成为中国西部省份和东盟国家对陆海新通道的共同展望。

  卢雍政提出,这次签约的8个省区市都把旅游作为重点发展的产业,可以共同向国家层面申请陆海新通道144个小时的过境免签政策,以推动旅游发展。

  甘肃省副省长张世珍进一步解释,西部很多省区历史文化厚重,尤其是旅游资源富集,下一步要在景区的共同推介、旅游线路对接方面展开合作。我国西部省份和新加坡、东盟国家签证免签方面都可以尝试。

  对此,泰国驻华大使毕力亚·针蓬明确表示,通过互联互通的公路和铁路服务,可以更好挖掘巨大潜力。泰国旅游业非常开放,可以大力开发和协作。

  如何拉近和朋友们的距离?不仅在地理上,重庆作为陆海新通道的运营中心,副市长刘桂平表示,除了陆海新通道项目,今日重庆,还要打通中新国际互联网专用数据通道。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