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监管试点近一年 六方面避免风险外溢

  杜川

  [金融控股公司存在的主要问题和风险点有三大方面。一是一些企业股权结构较为复杂,存在多层控股等问题,不利于穿透识别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增加了防控风险的难度;二是部分企业整体的公司治理有待进一步完善,集团与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兼职情况较普遍,可能会对金融机构的独立经营产生影响;三是部分企业内部的实业与金融业未实现有效隔离,存在风险交叉传递的可能。]

  2018年以来,监管选取的5家金融控股公司开展模拟监管试点,发现了哪些风险隐患?为金控监管积累了哪些经验?资管新规下发后,面对银行业痛点,监管部门态度如何?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下半场,有哪些具体的计划?“监管沙盒”机制建设面临哪些风险?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王景武就上述热点话题,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

  六方面避免金控风险外溢

  金融控股集团的监管细则成为金融稳定领域当下最为要紧的任务之一。2018年5月以来,监管部门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5家企业开展模拟监管试点,包括招商局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控公司、蚂蚁金服和苏宁集团。

  “通过试点,基本厘清试点企业的股权结构和控股金融机构情况,初步掌握了存在的三大方面主要问题和风险点。”王景武表示。

  一是一些企业股权结构较为复杂,存在多层控股等问题,不利于穿透识别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增加了防控风险的难度;二是部分企业整体的公司治理有待进一步完善,集团与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兼职情况较普遍,可能会对金融机构的独立经营产生影响;三是部分企业内部的实业与金融业未实现有效隔离,存在风险交叉传递的可能。

  王景武称,近一年的金融控股公司模拟监管试点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积累了监管经验,并根据实际情况对试点办法作进一步改进,使其更具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其中,监管经验主要有三大方面:一是,为有效识别和监测金融控股集团的总体风险状况,需要对并表范围内的公司治理结构、整体资本和杠杆水平、关联交易、整体风险敞口等方面进行全面持续管控;二是,未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试点办法出台后,如果企业调整股权结构等,将涉及税收、现有监管规定限制等,对此应妥善处理;三是,为全面掌握金融控股公司的数据信息和风险状况,有必要建立相关监管信息系统,这也是实施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的基础。

  金控监管办法落地后,如何避免风险外溢?王景武表示,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试行办法要求严把市场准入关,强化持续监管,这将有利于建立一个规范的市场,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健康发展,有效管控和隔离金融风险与实业风险。

  具体而言,首先,严格股东资质监管,要求股权结构简单、清晰、可穿透;其次,加强资金来源真实性监管,不得虚假注资、循环注资;三是建立整体的资本充足率监管制度,严格控制债务风险;四是健全公司治理结构,控股股东不得滥用实质控制权,不得干预所控股金融机构的独立自主经营;五是强化关联交易和整体风险管控,完善风险“防火墙”制度。同时,为确保监管办法平稳实施,将充分考虑机构具体情况和市场承受力,设置过渡期,引导企业有序整改。

  拟推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细则

  资管新规出台10个月有余,金融乱象得到了初步治理。“基本符合我们的政策预期。”对于资管新规的运行效果,王景武这样说。“金融机构着手整改和转型,套利空间和行业泡沫得到挤压,新业务有序开展,在化解影子银行风险方面取得了积极效果。”

  具体而言,一是资管产品总规模有所收缩,嵌套规模得到一定控制。据市场估算,截至2017年底,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产品总规模为100万亿左右(其中包含因产品多层嵌套导致的重复计算)。

  记者了解到,资管新规发布后,据央行牵头建立的资管产品统计制度首次全面统计,截至2018年末,直接汇总的资管产品资产合计86.5万亿元,剔除资管产品相互之间交易后,资产规模为70.8万亿元。

  二是净值型资管产品占比上升。商业银行净值型理财产品占全部理财产品的比例2018年末为27%,比年初高15个百分点。2018年末,净值型资管产品共35万亿元,占全部资管产品的44%。

  王景武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平衡好防风险与稳增长的关系,把资管新规实施好。一是保持战略定力,不忘防控金融风险的初衷,坚持资管新规总体框架、方向、基本原则不动摇;二是把握政策执行的节奏和力度,鼓励发行新产品,对过渡期结束时未到期的存量资产妥善安排;三是会同金融监管部门推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细则,推动银行理财子公司尽快设立和运行;四是持续关注金融市场运行动态,密切监测金融机构的行为边际变化,动态评估资管业务整改和发展情况,及时分析总结新情况,推进资管新规稳妥有序实施。

  互金专项整治下半场有四项工作

  经过一年多的集中整治和多措并举,我国互联网金融风险由前几年的快速积累逐渐转向高位缓释,已经暴露的金融风险正得到有序处置,金融风险总体收敛,金融市场平稳运行。

  互金专项整治下半场,监管将会有哪些具体计划?长效机制建立的进展如何?王景武表示,下一步,监管将着重做好四方面工作,切实防范化解风险。

  一是推进P2P网贷风险出清,进一步完善监管规则,引导机构不断提高审慎经营能力;二是加强技术监测,完成其他各领域清理整顿收尾;三是抓紧建立互金监管长效机制。推动建立常态化监管制度,落实功能监管,加强监管统筹,弥补监管空白。强化监管技术支撑,提高风险监测、统计分析水平,提高快速反应能力;四是进一步推动互金基础设施和行业自律建设。

  监管沙盒存自由裁量权较大风险

  为兼顾金融创新与风险防控,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率先提出“监管沙盒”理念,致力于鼓励金融创新,降低金融风险,提升金融科技发展水平。监管沙盒已在英国、新加坡、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监管领域进行了探索。

  王景武认为,监管沙盒机制有利于促进金融创新监管。一是能有效推进区域金融改革试点,有利于为全面推进改革积累经验;二是能实现金融创新与有效监管的平衡,有利于打破和消除监管壁垒;三是能打通各金融领域信息孤岛,有利于进一步增强信息共享;四是高度重视金融消费者权益,有利于进一步保护金融消费者;五是能试行放宽限制,有利于完善金融监管法律法规。

  两会期间,王景武针对监管沙盒的机制建设提出建议,认为应抓住几个重点。

  王景武称,我国可选择粤港澳大湾区、上海自贸区等重点地区开展试点,积极参与监管沙盒机制建设。一是明确监管沙盒实施目的;二是规划好实施步骤;三是储备相应监管人才;四是健全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如何平衡创新与风险,是监管沙盒机制建设面临的问题。例如,应避免其成为规避监管、进行监管套利的工具。

  在专访中,王景武对记者表示,从国际实践看,由于监管沙盒内运行的主要是金融创新业务,对其监管尺度的把握并不容易。同时,采取监管沙盒需要豁免某些监管规则,在运行过程中可能导致自由裁量权较大的问题,如何允许试错,鼓励创新,又严格防控风险,是监管沙盒机制建设的重点。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