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企的蜕变与新生: 从被帮困到智能制造升级

  杜川

  成立于1994年的梦娜集团,坐落在中国小商品之都——浙江义乌,是中国袜子及袜子材料生产的国内龙头企业,受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和担保链风险影响,几年前梦娜集团也陷入了流动性困境。

  在当地政府、监管部门和债权银行的合力帮助下,梦娜集团已从需要被“帮困”的对象,开始谋求智能制造升级转型,历经淬炼之后民营企业或更加值得期待。

  “不专业的事情千万别去碰,专业的事情也不能蛮干。”董事长宗谷音的感悟或许能给深处困境的民营企业一定启发。

  担保链之殇

  经济波动中,民营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尽管梦娜集团的董事长宗谷音和当地银行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但受到担保链风险影响,民营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几年前,梦娜集团陷入了流动性困境。

  在义乌当地,以担保链形式“捆”在一起的企业并不只有梦娜一家。金华银保监分局党委委员徐佶对第一财经表示,这样的互相担保企业在义乌当地比较普遍,大概占比60%~70%。

  过去,担保是一种促进资金融通的措施,企业通过互保、联保的方式,可以方便快捷地获得银行贷款。但担保链的风险在于:当经济形势大好时,企业可能“非理性”融资,希望快速扩张。而在经济下行周期时,企业经营压力增大,一旦担保链中某一企业出现资金风险,便会把其他原本相对经营情况良好、资金充裕的企业拉下水。因此,处理好担保链风险,做好风险隔离的有效措施十分关键。

  在梦娜集团风险发生后,义乌市政府和地方银保监分局组织对企业经营情况和融资状况进行了全面评估,并要求担保企业间建好防火墙,不准将风险往外传导,阻断风险蔓延,定调帮扶思路为“回归主业、处置资产、减债瘦身、切割担保”。

  首先,企业开展异地产能回迁、异地资产处置工作,通过回迁产能、处置非核心资产主动“瘦身”,降低负债规模。其次,政府积极支持。通过将企业厂区用地收储、新增项目投资补贴、免收部分厂房租金、税收部分返还等形式给予企业大力支持。第三银行业合力帮扶。

  从目前风险处置情况来看,梦娜集团已将袜子制造和销售以外的非主营产业基本剥离完毕,通过处置主业之外的资产累计减少负债14.9亿元,企业融资总额从30.02亿元下降至15.12亿元,对外担保从16.03亿元下降至1.96亿元,担保风险基本消除。

  管中窥豹,中国很多民企的困境或许就在于此。盲目的扩张、不熟悉的跨界,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不仅不会帮助企业发展,反而会使企业困境加剧。宗谷音的感受是,“梦娜之所以能再次走出来,是因为割掉了无关产业。不专业的事情千万别去碰,专业的事情也不能蛮干。”

  多方解码融资难

  近几个月来,决策层多次喊话稳定民营经济信心,解决民企、小微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改善营商环境。

  据宗谷音介绍,在过去的几个月内,发生了8件事情让他印象深刻。在回忆具体事件内容过程中,宗谷音言谈之间激情饱满。

  这8件事依次为:去年11月29日,第一次去浙江银保监局汇报企业情况;12月10日,省银保监局副局长带队到企业调研;今年1月20日,义乌市政府签发支持梦娜袜业发展的相关文件;1月29日,企业纳入联合会商机制;2月21日,银行业协会召开协调会明确帮扶内容;3月13日,金华银保监分局、各银行到企业调研;3月28日,召开联合会商机制下的第一次工作会议,决定了四方面“帮困”内容。

  “帮困”推进的速度与落地的效力超乎想象。

  宗谷音曾提出4个诉求:一是,企业开展异地产能回迁,希望当地银行给予贷款承接支持;二是,希望解决融资贵,给予基准利率;三是,希望给予信用贷款;四是,希望贷款期限可以做到中长期。

  目前来看,这些诉求大多数得到了解决:维持现有贷款规模,银行不得压贷、抽贷;给予企业中长期流动贷款;给予企业利率优惠,国有大行给予基准利率,股份银行上调幅度不能超过基准利率的20%(低于20%的,按照低于执行);支持企业智能制造项目改造。

  徐佶介绍,像梦娜集团这样的企业,单家银行很难弄清楚企业的经营、融资和风险状况,银行间缺乏信息共享和协商沟通机制,可能会造成过度授信。设立联合会商机制后,由单家银行“诊断”变为所有贷款银行集体“会诊”,可以全面把控企业风险。

  台州市京鹭卫浴有限公司是临海市一家生产浴缸的出口型企业,近几年销售产值一直以30%增速发展,快速发展导致流动资金时常紧缺。过去,每年一到生产旺季,公司负责人罗一钧都要为资金问题发愁。

  临海农商银行根据企业实际特点和需求,为其办理了“企业循环贷”100万,做到一次授信,循环使用,随借随还。罗一钧说,公司淡旺季很明显,这样可以按需提款,按日计息的贷款方式,非常便捷,有效解决了公司在旺季生产期间的资金周转问题,“也为我们节省了大量的办贷时间与精力”。

  在金融机构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民营经济融资难情况相比此前已经得到了明显改善,2019年3月末,台州全市信用贷款余额90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18亿元,增长31.6%,高于各项贷款增速14.3个百分点。

  痛点仍存,但在走出最低谷

  随着支持政策的持续渗透,民营、小微企业正在走出低谷,但仍然存在经营的痛。

  一个痛点是愈来愈高的人力成本。“4~5年前,3000元可以搞定,现在6000元的工资招不到人。”宗谷音表示,其所在的行业已有近10%左右的企业将厂房迁往东南亚等地区,在那边,人工成本为每人1000~2000元。

  综合费率过高,也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一座大山。

  作为一家专注于做卫浴的民营企业,九牧集团成立至今已有29年。公司副董事长林四南就对记者表示,在企业的税负方面,综合税率过高导致成本仍然很高。

  “目前,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占我们公司销售额比例超过1%。综合来看,就知道企业的费用负担还是很重。”林四南说。

  营商环境是民企面临的另一痛点。林四南谈到,目前的营商环境仍需改善。“企业家要树立良好的法律法规意识,要给民营企业家更多的守法环境。比如,打击假冒伪劣的产品,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他认为,融资难、贷款难不能光靠一项政策解决,与行业的规模、发展阶段都有关系,需要用环境来解决。

  宗谷音表示,“最怕政策变动,因为企业在制定战略经营目标的时候,是围绕政策开展的,如果政策变动较大,企业的经营目标也要做调整。”

  虽然挑战仍在,但民营经济的毛细血管正在沸腾。企业自身也在不断求变,向智能制造、转型轻资产转型,成为很多传统制造业的发展方向。

  在“瘦身”发展基本脱困后,梦娜也在智能制造转型升级中求变。在监管推动下,相关银行机构通过联合会商平台为梦娜集团量身打造融资方案,为梦娜在5年内投资5亿元在义乌市新建智能制袜生产线提供全面的融资支持。

  在智能制造方面,宗谷音表示,未来要做到实时采集数据,对银行做到绝对透明,实时调整生产计划,对消费者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这意味着,如果银行可以掌握企业的实时生产数据,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迎刃而解,未来的企业融资也将得到有效保障。

  目前,梦娜集团正对新厂房进行装修,并将于2019年年底按计划引进新的生产线和设备。新的生产线将采用无人化的生产模式,开工后将为企业节省70%的劳动力成本。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