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常会今年6次提小微民企 不良贷款容忍度将放宽

  杜川

  小微民企的融资已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6月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确定按照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求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引向深入的措施。其中提到,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小微企业融资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将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从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放宽到3个百分点。鼓励风投、创投加大对“双创”的支持力度。支持创业孵化机构、创投企业发债融资。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至今共召开16次国常会,其中有6次涉及小微民企融资问题。例如,5月22日召开的国常会提出,实施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是支持有市场前景企业缓解债务压力、促进稳增长防风险的重要举措。

  4月17日,国常会提出,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小微企业融资规模增加、成本下降,促进就业扩大和新动能成长。包括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推动银行健全“敢贷、愿贷、能贷”的考核激励机制,支持单独制定普惠型小微企业信贷计划等。

  2月12日,国常会提出,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同时,促进加强对民营、小微企业等的金融支持。

  实际上,“将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放宽至3个百分点”早在今年3月银保监会印发的《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中就曾指出:风险管控方面,在目前小微企业信贷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下,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而此次国常会则是对该措施的再次强调。

  近年来,部分民营企业经营和融资困难并显,转型和增长均面临挑战。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的《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报告》估计,中国中小微企业潜在融资缺口高达1.9万亿美元,分别占中小企业和微型企业潜在融资需求的42%和76%。

  为了解决这些小微民企融资的问题,监管部门已经连续出台了多项举措,为小微民企“解渴”。这也引发了“大规模增加民企小微贷款,是否会导致银行业资产质量恶化、不良贷款大幅反弹”的担忧。

  从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来看,2019年一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包括小微型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贷款和小微企业主贷款)余额34.8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9.97万亿元,同比增长24.7%。

  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57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0%,与上年末持平,信贷资产质量保持平稳。

  此前,穆迪有分析认为,2018年我国六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指标得到总体改善。6家银行的不良贷款、关注类贷款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贷款总额的比率均有所下降,其中关注类贷款比率降幅最大。2018年底,六大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一年前的1.51%降至1.46%,关注类贷款比率从3.08%降至2.67%,逾期90天以上贷款比率从1.15%降至1.05%。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是长期以来的普遍问题,而中国的民营企业融资缺口与其存在明显的关联性。与民营企业在中国经济体系中的作用相比,其在金融系统获得贷款相对不足。此外,其他融资因监管趋严日益规范化,但非标急剧收缩和债务违约、股权质押风险等需高度关注。

  程实表示,民营企业不论在中国的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链条中均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甚至在监管趋严的过程中暴露出诸多风险。这一结构性顽疾决定了解决民企融资难并非毕其功于一役的“运动战”和“一刀切”,而需要“几家抬”的合力,并顺应于企业生命周期客观规律衔接好不同融资模式。“中国企业融资结构的优化和融资缺口的弥合相生相伴,这一过程难以凭行政化的简单手段来完成,而将建立在促进经济转型长效机制的基础上,通过充分市场化来实现优胜劣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