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市场化后要与民企公平竞争

  随着以市场化为导向的国企改革深入推进,国企、民企如何在公平环境下充分竞争,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之声。

  近日,国务院国资委印发《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要求各地积极推进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制定授权放权清单,赋予企业更多自主权。从内容来看,主旨是把改革权力交给企业、还企业改革自主权,主要目的则是将国企推向市场。

  如对于企业关注的人才选聘、薪酬分配、工资总额、分红激励、年金方案、担保规模、负债管理等事项都进行了适度放权,明确支持中央企业所属企业市场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实行市场化薪酬分配制度。

  当国企逐步市场化后,如何处理与民企的竞争问题,就摆上了台面,尤其是当前强调公平对待民企甚至加大对民企支持的背景下。

  众所周知,市场经济是讲求不同市场主体之间进行竞争的,政府的角色在于鼓励竞争、反对垄断,这也是现代市场经济和现代政府的基本特征。然而,市场主体往往既有私营企业,又有政府出资兴办的公营企业(国有企业),两者在市场上竞争时,政府很容易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竞争结果很可能并不是优胜劣汰,而是“劣币驱逐良币”。

  如今,当国企历经数轮改革最终走向市场,就必须与民企处在公平、充分的竞争环境。从过去经验看,民企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主要有政策法规、要素价格和财政补贴几个方面。

  自去年10月决策层提出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后,清理不合理政策法规就一直在推进中。在今年3月26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就强调要加快清理修改相关法规制度,对妨碍公平竞争、束缚民营企业发展、有违内外资一视同仁的政策措施应改尽改、应废尽废,年底前实现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在国家、省、市、县四级政府全覆盖。

  4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宣布,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已经在全国基本建立。全国共审查新出台文件43万份,对其中2300多份文件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对82万份已经出台的文件进行了清理,废止或修订涉及地方保护、指定交易、市场壁垒的文件2万多份。

  至于要素价格,利率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目前不少国有企业通过要素价格管制得到好处,能获得极低的贷款利息,有的企业甚至能通过贷款利率差价获利。未来,政府“背书”、行政管制等因素都应该去除,让企业凭借自身经营水平和能力,以市场化的价格获得金融机构贷款。

  事实上,去年开始决策层陆续出台了定向降准等民企信贷支持政策,因为在现有信贷评价体系下,民企有天然劣势。与此同时,应加快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完善,力求让民企、国企就站在同一起跑线。

  财政补贴是产业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欲支持某个产业发展,往往投入大量的财政资金支持,此前获得支持的主要是国企。未来,不论是减税还是财政补贴,都应该国企、民企一视同仁,只要符合规定条件,都应该获得相关支持。

  应该说,国企改革的目的是让国企日益市场化,充分参与市场竞争。在这一过程中,要逐步清理对国企有利、不利于民企的政策法规,并通过完善相关制度建设,让市场化之后的国企,能与市场上的民企处在充分公平的竞争环境当中。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