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成为跨国巨头 “孵化”医疗科技公司热土

  钱童心

  [过去两年,强生在中国通过药监局审批的新药就多达13款。]

  如果你是一家医疗科技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那么上海将成为你的“福地”。因为越来越多的跨国医疗巨头们开始选择上海作为他们“孵化”优质创新企业的大本营。

  近期,强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属事业部强生创新宣布,强生生命科学创业孵化器JLABS在上海正式开幕。这个孵化器是全球占地面积最大的JLABS,也是亚太区的第一个JLABS。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强生孵化器由上海张江药谷公共服务平台有限公司和强生合作共建,将为超过50家来自全球的生命科学初创公司提供创新支持。目前,上海JLABS已有31家企业入驻,包括16家药品研发,13家医疗器材研发,2家消费品研发。

  强生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及首席科学官PaulStoffels称:“中国,特别是上海,无疑是生物技术、新药开发创新的沃土。中国是药物发现、开发、审批通过的环境非常好的国家。监管的改革使得新药研究、创新药引入中国更容易。”过去两年,强生在中国通过药监局审批的新药就多达13款。

  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跨国医疗巨头选择上海作为其创新基地。德勤中国创新业务负责人刘明华在近期举行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这一轮中国的创新发展中,拥有颠覆性技术的初创公司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从长三角区域来看,有资金、有人才、有应用,是创新理想的土壤。接下来的挑战是要做好产业地图和规划,打破人才和资金流动的壁垒。”

  今年3月,美敦力也在位于上海闵行区的浦江国际科技城推出了其首个创新加速器,并迎来了第一批入驻的医疗科技创新伙伴,广泛关注前沿研究,包括人工智能、手术机器人和神经调控等技术在临床应用领域的早期创新。

  美敦力全球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奥马尔·伊什拉克(OmarIshrak)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希望把这个加速器建设成为一个集合世界级研发和市场化资源、本土服务资源以及政策红利的孵化平台,并加速优质创新医疗产品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速度。”

  此外,制药巨头拜耳(Bayer)也推出了G4A加速器项目,并且连续三年在上海举办开放式创新项目“拜耳初创计划”,为年轻的数字医疗创业公司提供办公空间、投资和专业知识。该项目分为增长(Growth)和先进(Advance)两部分,前者针对希望与拜耳合作的早期创业公司,将为它们提供5万欧元至10万欧元的一次性初始投资;后者针对更成熟的创业公司,具体投资将取决于创业公司与拜耳的合作谈判。

  不过,跨国医疗巨头对初创公司的投资比起嗅觉敏锐的硅谷科技巨头而言,可能算不上捷足先登。2017年底,微软以4500万美元投资了一家实验性的医疗保健公司AdaptiveBiotechnologies,希望将其先进的云技术应用于生命科学领域。Adaptive正在开发一种所谓的“免疫医学平台”,以改变治疗各种疾病的方式。

  微软的这笔投资已经至少获得了四倍的回报。上周四,Adaptive登陆纳斯达克,股价在收盘暴涨102%,实现翻番。微软也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Adaptive的竞争对手包括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Squibb)、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Qiagen和赛默飞(ThermoFisherScientific)。该公司首席技术官肖恩·诺兰(SeanNolan)曾在微软工作,他领导的HealthVault团队专注于存储人们健康数据的软件。

  而谷歌旗下的风投基金GoogleVentureCapital更是在2009年起就开始涉足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其投资的著名企业包括基因测序初创公司23andme、医疗大数据公司FlatironHealth等。

  医疗巨头如何与资金充裕的科技巨头在健康医疗投资领域进行对抗?对此,强生外部创新全球负责人WilliamHait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也注意到这些强劲的参与者,它们在技术领域非常擅长,尤其是数据的管理和应用。所以我们不会与这些公司进行正面的竞争,而是会利用我们在医疗领域的优势,寻求与它们的合作。”

  在强生创新孵化器中,也有一些创新企业已经IPO。对此,Hait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强生创新孵化器中的企业,如果非常合适,我们当然会提出来跟它们达成合作,进行投资。但是,这些公司入驻时并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它们并不是非要把一部分股权让于我们,强生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在全球资本市场上,对于生物科技初创公司的投资也非常活跃。数据显示,去年投资美国的生物科技企业资金的30%都来自于中国资本,港交所也有史以来首次打开商用化前期的生物科技公司IPO闸门。而美国FDA首次批准了一款中国公司研发的癌症药,也加速了中国作为生物科技公司研发的“新工厂”的发展,从而对全球生物科技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