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切割王振华案过程曝光

  孙梦凡

  [克而瑞数据显示,2018年新城销售金额为2210.98亿元,同比增长74.93%,位列第八。]

  黑天鹅事件爆发至今,新城控股(601155.SH)经历了在悬崖边游走的几个日夜。

  不仅信披问题、内部交易被质疑,其股价也随事态发展持续震荡。7月9日,新城控股早盘打开跌停板,全天跌幅8.90%,收盘价报28.35元,成交额80.09亿元。截至目前,其总市值639.78亿元,累计蒸发323.5亿元。

  7月8日深夜,沉寂多时的新城控股连发七条公告,就公司前董事长王振华涉案后的种种风波进行回应。

  新城控股称,公司在收到正式法律文书确认王振华涉案事宜后,及时履行了有关信息披露义务。同时,公司及内幕信息知情人均不存在内幕信息提前泄露及违规交易(包括集合竞价及大宗交易)的情况。

  而陷舆论漩涡的王振华已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提名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同时,董事会同意补选曲德君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信披之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7月4日以来,新城控股已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7月8日,上海市政协决定撤销王振华上海市政协委员资格。

  危机始于7月3日下午。因公司实控人王振华涉嫌猥亵事件,新城控股瞬间点燃舆论火焰。据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当日下午发布的警情通报,6月30日22时许,上海普陀警方接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在上海遭到一男子猥亵。

  7月1日下午,在警方工作下,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机关自首。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受此事影响,新城控股在资本市场遭遇滑铁卢,股价大幅震荡,目前市值累计蒸发323.5亿元。投资者持续惊慌、机构调低评级,更有两名律师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直指新城控股、董事、监事以及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证券违规。

  而随着新城公告披露,王振华案件的更多细节逐渐浮出水面。据悉,7月2日16:58,王振华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当日,王振华之子王晓松接到上海市长风新村派出所电话后,于23:00左右前往派出所,得知王振华被采取强制措施。

  7月3日,事态高密度进展。为避免内幕信息扩散,当天9:30起,王晓松逐一通知公司董事及主要高管召开紧急会议。13:00~14:00,王晓松在会议上统一口头告知与会董事及主要高管王振华相关事宜。

  15:00左右,王晓松接到派出所通知,前往派出所领取书面拘留通知书,并于16:30左右回到公司。公司董事会看到拘留通知书后,确认董事长被刑事拘留事宜。董事会秘书陈鹏组织开展信息披露工作,并据董事会要求准备相关信息披露材料。

  19:20左右,董事会成员吕小平、王晓松、梁志诚、陈德力、袁伯银、曹建新、AiminYan、陈文化共同提议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选举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

  21:48左右,公司于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上传信息披露文件,并于7月4日刊载于指定信息披露媒体。

  由此新城控股认为,王晓松在知悉事项后及时向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及有关内幕信息知情人员知悉该事项后,严格履行了有关保密义务,未进行违规交易(包括集合竞价及大宗交易)。公司在收到正式法律文书确认相关事实后,及时履行了有关信息披露义务。

  否认内幕交易

  除去信披问题,7月8日的律师实名举报信,还提及今年7月1日~3日发生的五起大宗交易事实,举报人提请证监会对可能存在的内部交易进行调查。

  在这五起大宗交易中,中国银河证券四度出现在卖方席位上。来自宁波的卖家共卖出187.6万股,成交额累计达7900万元,其中仅中国银河证券一家就卖出155.6万股,成交额6500万元。

  新城控股表示,公司在知悉王振华被采取强制措施时起,即根据相关规定对知悉人姓名、知悉时间及知悉内容等信息进行全面登记。经公司及内幕信息知情人自查,公司及内幕信息知情人均不存在内幕信息提前泄露及违规交易(包括集合竞价及大宗交易)的情况。

  公司及内幕信息知情人未与在6月29日~7月4日开盘前和公司有正常业务交流的股东、贷款银行、债权人等,就相关内幕信息进行沟通与交流。五起大宗交易与公司及内幕信息知情人无关。

  而就股价大幅震荡,新城控股表示,公司经营销售未出现大幅波动,目前公司一切生产经营正常,内部人员稳定,近期未签订重大合同,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包括但不限于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股份、上市公司收购、债务重组、业务重组、资产剥离、资产注入和股权转让等。

  此外,王振华通过富域发展及常州德润控制公司67.17%股权。富域发展累计质押公司股份数量为706195580股,占其持有股份数的51.25%,占公司总股本31.29%;常州德润累计质押公司股份数量为65200000股,占其持有股份数的47.31%,占公司总股份2.89%。

  其表示,该等质押股份的补仓线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具有较大安全边际,如公司股票价格继续下跌导致该等质押股份需要补仓,富域发展及常州德润合计持有的未质押公司股份数量744404420股可用于补仓。出现违约处置的可能性较低,暂不存在股票质押违约处置及实控人变更风险。

  多手段保障债务兑付

  诞生于常州的新城,在过去数年凭借市场红利飞速发展,一跃成为2000亿销售规模的地产黑马。

  克而瑞数据显示,2016年其销售金额为685.2亿元,行业销售位列15名;2017年销售金额为1260.1亿元,同比增长87.34%,当年排名为第13名;2018年销售金额为2210.98亿元,同比增长74.93%,位列第八。

  但随着王振华事发给公司带来持续震荡,上证所对新城控股的日常生产经营、业务开展、投融资、债务偿还、土地获取也发起问询。

  第一财经查阅发现,新城控股和新城发展控股两个平台下面合计拥有存续期债券26笔。截至2018年末,公司账面有未偿还的借贷及可转换债券为835.72亿元。

  据新城公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城控股合并范围内借款金额约900亿元,其中公开市场融资余额约420亿元,包括境外发行美元债约18亿美元、银行间债务融资工具约161亿元、交易所债券约137亿元。

  2019年下半年,新城控股到期的公开市场融资金额约63亿元。此外,下半年到期的其他金融机构借款约70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城控股货币资金余额约450亿元,其中受限资金约60亿元。货币资金对于下半年到期的有息负债的覆盖倍数约为3倍;此外,其对于合联营公司的借款担保金额约260亿元,合联营公司目前经营状况良好,预计后续将通过自身销售回笼偿还其借款。

  新城控股表示,公司目前采取谨慎的投资策略,根据可用资金情况决定投资规模。为避免该事件对公司融资造成影响,公司正积极与各大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主要合作方以及投资机构等多方面进行及时沟通。

  而据此前第一财经得到的消息,7月3日下午开始,多家银行对提供给新城控股的融资进行排查。一名建行人士在排查中发现,2017年,建设银行提供给新城控股的40亿元授信,本应在今年9月到期,但目前已经没有余额。这说明,这笔授信新城控股都已悉数还给建设银行。

  该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这并不正常。银行授信的资本成本很低,为什么新城宁愿去质押股权都不用。”有市场人士分析,此前新城快速拿地,或引起银行警觉,从风控角度考虑会减少与新城合作,因此新城存在被迫提前还款的可能。

  “后续公司仍将持续主动保持与各方的密切沟通,将事件进展和公司经营情况的信息准确地传递给各方,坚定各方对公司经营的信心。”新城称,将通过各种渠道积极寻找融资来源,以多重手段保障债务的安全兑付以及公司的正常运转。

  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城权益可售货值约5800亿元,其中2019年下半年可推货值约为2200亿元;公司已开业吾悦广场44座,其中35座为公司全资持有且未进行抵押,若按照2018年底的评估值估算,该部分吾悦广场的公允价值约270亿。

  同时,公司可售货值按照面积权重计算,约有70%的存货尚未被抵押。前述吾悦广场及存货均可为后续融资提供充分抵押物。对于未来新土地的获取,新城表示将采取谨慎态度,以改善资金压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