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单大数据:拼多多黄峥一年身家暴涨700亿,这6000字里藏着未来市场最大的商机……

  文/陶娟

  摘要:

  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数据显示,市场的颠覆中,一些行业仍然充满亮点,科技引领下的文娱消费大幅增长,拼多多、抖音、B站等大行其道;提供企业服务的TO B公司也开始批量制造富人。手机产业链的低迷虽让周群飞、曾芳勤、姜滨家族等身家折损了许多,但最大的惊喜,或许来自华为产业链上市公司的表现已大幅超越了苹果产业链,且熊市更抗跌牛市榜单大数据:拼多多黄峥一年身家暴涨700亿,这6000字里藏着未来市场最大的商机……涨更多。A股对华为的信心和乐观,标志着华为有望取代苹果,成为消费电子领域的新龙头。未来富人榜有望迎来华为系的批量造富。

  正文:

  经济转型带来的颠簸下,如何布局才能保持财富的增长?普通人可以从巨富的身家增减中获得怎样的解决方案参考?

  逻辑之一,自然是选择头部企业,大多数行业正处于从增量市场向存量市场的洗牌中,实力更强的头部企业无疑会获得更大优势。

  逻辑之二,则是选择更具成长性的行业,比如消费文娱、TO B服务、华为产业链,同时避开那些不乏暗礁的行业。

  科技加持下的消费文娱生猛发展

  充满弹性和成长性的消费依然是最为明确的创富道路之一。尤其是科技引领与加持下的消费文娱崛起非常明显。例如身家蹿升绝对值最快的黄峥(2018年67亿元,2019年761亿元)和张一鸣(2018年120亿元,2019年770亿元),过去一年时间财富分别上涨了694亿元、650亿元。

  这其中当然有资本市场进行重估的力量,黄峥控制的拼多多从创立到上市,只用了三年。根据瑞银报告,截至2018年年底,拼多多年度GMV(成交总额)为4716亿元,同比增长234%;年度活跃用户为4.18亿,超过京东3.05亿的年度活跃用户,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瑞银以年化60%增速测算后,宣称拼多多有望在2021年突破2万亿的GMV。这一狂飙猛进的增速,概因做对了一件事——在中国四五线城市及广袤农村进行电商启蒙。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6413元,增长7.6%;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13066元,增长9.2%。前者几乎是后者的3倍,而后者提速更快。这种结构化上的巨大差异导致了,一线城市用户看不上的拼多多在农村获得了广阔天地,也推动年轻的黄峥身家一年10倍速增长。

  而张一鸣的抖音,则让无数普通人轻松实现对小确幸的发掘和纪念,上至耄耋老人,下至一岁稚娃,都是短视频中宣示美好生活的主角。这种极具普世价值的产品在国际化道路上也一帆风顺,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全球下载量已突破10亿,下载前三的国家分别是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而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最新一轮估值已经达到了750亿美元。

  此外,在消费文娱领域,一些新的细分赛道仍然充满机会,90后甚至00后追求个性自由、独立的一面开始带来商机,如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土豆三大巨头把持的视频网站行业,BAT倾尽全力重金投入,甚至不惜以战略性亏损遏制第二梯队的发展,即使如此,也挡不住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的兴起。B站以二次元文化、强大的弹幕功能而差异化胜出,并成功将众多弹幕梗输出为网络流行用语。

  TO B行业渐成崛起之势

  2019年另一可喜变化则在于TO B行业的富人开始冒头。企业用户想必对金蝶国际(00268.HK)不会陌生,根据IDC的报告,金蝶在2017年中国企业级SaaS厂商的销售收入中占比7.2%,超越国内外厂商位列第一;而在近几年着力打造的企业云服务上,金蝶云2017年营收同比增长67%。被定义为企业云上市公司龙头股后,2018年金蝶国际的股价全年涨幅达57.6%,大幅跑赢弱势市场,这带动其创始人徐少春首次上榜。

   

  (TO B服务推动多名富人上榜)

  同样的,为全球400万家企业与公共组织提供软件和云服务的用友网络(600588),2018年也逆势飘红,全年涨幅31%。1988年从国家部委下海辞职、创立用友的王文京,今年以171.2亿元排名第117位,排名较去年上升了90位。值得一提的是,期货大佬葛卫东2017年三季度首次成为用友前十大股东,至今仍为其第五大股东。

  而2018年新IPO的深信服(300454),为政府企事业单位提供信息安全、云计算等服务,目前市值过400亿元,今年其两位创始人何朝曦、熊武均得以入榜。

  此外,在一些服务于企业的创新领域,创富动力也十分强劲。如同在人工智能领域耕耘的商汤科技汤晓鸥、旷视科技印奇双双上榜,毕业于清华“姚班”的印奇,首次上榜身家已达88亿元。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已广泛应用于金融防欺诈、监控安防、手机、物流、零售等领域,据旷视科技官网披露,其已拥有上千家核心客户,包含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富士康、联想、凯德、华润、中信银行等众多头部企业。

  TO B行业的创富动能逐渐爆发,映证了美团王兴此前的一个判断。在对比中美两国互联网产业优秀公司后,王兴发现,美国科技公司中一半是TO C模式的,还有一半例如salesforce、甲骨文(oracle)、workday这样TO B的公司,占据了另一半的市值。而中国缺乏的正是后者。中国要实现经济转型,实现供给侧改革,也应该从提高企业效率上着手,这也提供了企业服务市场的广阔空间。

  手机产业链:华为取代苹果,成为新龙头

  细分产业的兴衰,同样影响着相关上榜富人命运的沉浮。

  过去一年,受到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缩减,相关富人的身家也出现了剧烈波动。

  智能手机主要是把5到10个零部件通过精密制造的方式组装在一起。而拆开一个苹果的手机,里面绝大多数的供应商已经是中国企业,声学、电池、面板、触摸、马达、连接器、天线、玻璃等,排名靠前的都是中国企业。这是赵晓光(现天风证券研究所所长)在2014年就提出坚决投资苹果产业链的逻辑。

  而近几年华为、小米、OPPO、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的崛起,既受益于13亿人的消费市场,更加受益于国内手机产业链的发展和进化。过去数年,手机产业链也是500富人榜上最盛产富人的细分行业之一。

  但在过去一年,该造富产业链的成长逻辑首次遭到了致命打击。据IDC数据,2018年智能手机市场整体下行,全球总出货量较2017年下滑了4.1%,第四季度更是暴跌7%。再进一步,连行业龙头苹果也被广泛评价为“在创新上停滞不前”。

  与时沉浮,这从榜单上富人的身家跌幅有了深刻的体现。如今年最快跌落50人名单中,跌幅最深的即是瑞声科技潘政民/吴春媛夫妇,他们的财富从570亿元直降至155亿元,跌幅高达73%。领益智造2018全年跌幅高达70%,曾芳勤的财富也从2018年的323亿元缩水至104亿元。“玻璃女王”蓝思科技的周群飞,2018年财富高达648亿元,也已快速下落至210亿元。此外,歌尔声学姜斌家族及欧菲光的蔡荣军家族财富跌幅分别都达到60%、55%。

  好消息则是,国内手机品牌商的表现相对比较亮眼。如2018年,华为一路高歌,出货量从2017年的1.54亿部提升到了2.06亿部,增幅达到了33.6%,全球市场占有率也从10.50%提升至14.7%,进步明显。同样的,小米2018年出货量达到了1.22亿部,全球市占率从6.3%提升至8.7%,成为全球第四。

  这种整体大环境的萧条与局部的亮眼数据在A股也有了充分体现。如“华为概念股”相比“苹果概念股”表现明显更胜一筹。根据新财富的统计,Wind中的“苹果概念股”涉及A股40家上市公司,2018年1月1日这批公司的整体市值为1.14万亿元,而到了2018年末只剩0.68万亿元,整体下降4成。

  而“华为概念股”共涉及32家上市公司,2018年初市值1.5万亿元,2018年末为0.97万亿元,同比缩水35%,缩水程度比苹果概念少了5个百分点。

  而在2019年,随着大盘向好,华为概念股收复失地的速度显然也更快。以2019年4月15日收盘市值为基准,华为概念股整体市值已达到1.6万亿元,高过2018年初的水准,而同比2018年末的0.97万亿元则大幅上涨69%;相形之下,苹果概念股板块2019年4月15日整体市值则为0.94万亿元,尚未回到2018年初水平,比之2018年末的0.68万亿元也仅上涨38%。

  数据不会撒谎——熊市更抗跌,牛市上涨更快,从产业链兄弟们这一年多来的表现看,华为的创富能量已不知不觉取代了苹果,被本土资本市场供奉为电子产业链新的龙头。假以时日,A股对华为的信心和乐观,能不能得到更彻底更直观的验证?富人榜上能否见证更多的“华为造”?

   

  (华为概念股熊市更抗跌,牛市涨更多,创富能量已超苹果)

  资本市场是寻找预期和等待未来的地方。手机产业链造富动能缩减,行业急需新的空间和出路。赵晓光此前曾判断,如果汽车是下一块屏,手机产业链有没有能力切换到智能汽车上来?如今来看,赵晓光的判断或逐步成为现实,引领手机产业链的两大龙头,苹果和华为,都与造车绯闻不断。苹果曾数度寻求与传统车企合作,且一直积极吸纳特斯拉离职高管,从战略高地来说,作为首个突破万亿美元市值的企业,苹果此后的增长曲线该怎么延续,也的确需要拓展新的增量领域。

  华为在2019年更是旗帜鲜明提出了自己的“汽车战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认为,“随着汽车产业与ICT产业的深度融合,智能网联电动汽车正在成为人类社会新的革命性发展引擎,其影响远远超出两个行业本身”,而面对这一轮历史性产业变革,“华为将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致力于成为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对应来看,屏幕、传感器、摄像头等相关富人若有机会切换到智能汽车赛道,则将新增一轮财富引擎。

  汽车产业链的分化

  汽车创富的动力同样分化明显。基础消费已经饱和,但人们对特斯拉领衔的电动化、智能化汽车的新时代充满期待。很多城市的中产家庭,传统车的消费已经饱和,人们纷纷设想,要买的下一辆车或是电动,或是新能源,或者干脆不用考驾照,等待哪一天,买一辆自动驾驶的智能车。点燃下一波汽车消费激情的,必将是新技术的刺激。

  传统汽车的基本面和手机行业一样,颓势初现。根据中汽协发布的数据,中国2018年汽车销量报2808万辆,为1990年来首次年度下降;2018年乘用车销量为2371万辆,同比下降4.1%;其中12月销量仅226万辆,更是同比暴跌19%。

  这一年,传统汽车行业富人身家大幅下滑,去年曾首次跻身前十的吉利李书福父子,财富从2018年的1046亿元剧降至582亿元,几近腰斩。长城汽车魏建军也未能幸免,其身家暴跌144亿元,同比下跌45%。

  汽车上下游富人处境同样艰难,汽车零部件的万丰奥威吴良定家族,财富从165亿元跌至76亿元,近乎腰斩。而作为中国第一大汽车经销商集团的广汇汽车(600297),2018年市值从年初的653亿元跌至年末的333亿元,广汇集团孙广信本人的财富也同步下滑,排名从去年的78名降至今年的212名。

  乘用车销量下滑的2018年,新能源车是唯一一抹亮点,据中汽协数据,2018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产销量均突破125万辆,同比增长60%以上。相比李书福和魏建军,比亚迪王传福的身家折损程度就较低。

  而蔚来汽车李斌和小鹏汽车何小鹏在今年成功入榜,小鹏汽车于2018年12月发布首款量产车小鹏G3,发布会后24小时内实现1573台销售量,还拿到了春华资本、晨兴资本等B+轮40亿元融资。

  带有互联网基因的智能电动车品牌,在舆论宣传和吸引战略资本上占据了先天优势,但营收与净利润目前还有点尴尬。蔚来汽车2018年亏损超过96亿元,相当于每卖出一辆车就亏损80万元,在特斯拉“入华量产+降价”的冲击下,市场对其宽容度能保持多久,还很难说。

  和智能手机上游曾批量涌现富人类似,新能源车的上游,眼下也是更成熟确定的掘金宝地。如2018年上市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300750),在国内与上汽、吉利、东风、广汽、北汽等进行合作,在海外则进入了宝马、大众、丰田的供应链,渐成寡头之势。其在中国市占率已高达41%。其2018年营收296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35.8亿元,上市后一路长阳,目前市值已达2000亿元,更一口气给今年的富人榜贡献了4位富人。

  

  (传统汽车富人身家几近腰斩,新能源车富人表现亮眼)

  难以忽视的搅局者,还有本是汽车业门外汉的传统富人,许家印的恒大、姚振华的宝能、王文学的华夏幸福,都已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重金下注。尽管不断出现的状况说明,这不是一条轻松的路。

  恒大的造车热情始于贾跃亭控制的FF。2018年6月,恒大健康宣布以67.47亿港元与FF组建合资公司,但在8亿美元烧光之后,双方矛盾公之于众,在当年底才达成和解。不过,这一挫折并未阻挡恒大造车的脚步。2018年9月,恒大集团以144.9亿元入股广汇集团,占股40.96%,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19年以来,恒大先后购入瑞典电动汽车公司NEVS51%股权(9.3亿美元)、动力电池公司上海卡耐新能源58.07%股权(10.6亿元),并和拥有超跑品牌柯尼塞格的SOP公司展开洽谈合作等。据《新京报》统计,恒大在“造车”上已投资300亿元左右。

  宝能造车同样投资不菲,在拿出80亿元真金白银收购后,目前宝能已持有观致汽车63%股权,姚振华甚至做出承诺,未来5年,每年都将继续投入100亿元支持观致进行新车研发。除了观致,宝能还在广州、西安、昆明等地投资建设新能源生产基地,如其西安项目将投资400亿元,规划产能100万辆(其中一期50万辆)新能源汽车。此外,宝能还在逐步布局汽车零部件、后汽车市场等上下游。

  不过,姚振华的造车路也非没有波折:现实是从2011年至2017年,观致分别亏损了7亿元、6亿元、15亿元、22亿元、25亿元、19亿元和16亿元。2018年,观致销量虽暴增320%至6.3万辆,但亏损进一步扩大,且主要为宝能系关联公司所内部消化,还因为低价直销等和经销商闹起了矛盾。

  为啥大佬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咬着牙担着亏损也定要挣一个前程?

  相比于高铁“市场换技术”的巨大成功,从引入到集成到输出;相比于中国手机产业链从山寨到整合到品牌化国际化,步步拉近与苹果三星的距离;中国本土汽车技术进步一直严重滞后于消费市场的迅猛发展,被人所诟病。

  在中高端领域,消费者依然几乎只认外资或合资品牌,有心选国产,无力撼动供给侧。即使是低迷的2018年,德国大众在中国的两大合资公司也一共交付了400万辆车,两家合资企业税前总利润为94.39亿欧元,而大众自身在中国市场分到的总营业利润是46亿欧元。这么肥沃的市场,本土车企却刷不出相应的存在感,大众的业绩是榜样,是激励,是镜鉴,更是本土汽车富人心中不平的一口气。为什么它行,我不行?

  新能源汽车的几大势力,玩命似地砸钱,背后资本当然各有心思,是逞英雄、挣情怀、别有算计还是决胜未来,谁能真正引领中国汽车业实现弯道超车?中国汽车产业链富人能不能像国产手机那样步步进击、占营拔寨?未来的富人榜单必将呈现更多直观的线索。

  榜单大数据:寒冬之中,投资哪几类行业相对靠谱?

  2018年全面恶化的融资环境、民企生存环境迭加估值/盈利双下降的环境,充分反映到了榜单上来。不过,在低谷期,哪些行业更具投资价值呢?

  从上榜者的人均财富增速来看,公用事业、化工、能源与环保、日用消费品行业表现相对优异。它们的共性是,现金流稳定(如公用事业和日用消费品行业),或者是处于工业上游环节(化工、能源与环保),受到供给侧改革的推动影响,整体行业产能收缩,龙头企业反而获利。

   

  (201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各行业上榜人数量及财富分布)

  如公用事业板块,上榜5人,且人均财富从2018年的127亿元上升到180亿元,涨幅高达42%。贵州燃气(600903)2017年11月上市,招股价2.21元/股,到2018年末收于21.44元/股,基本1年10倍,带动实控人刘江今年以71.4亿元财富进入榜单。要知道,2018年全年,A股3593只股票中,涨幅超过1倍的只有20家公司。

  公用事业板块一个主要的财务特点就是现金流好,利润的质量高。如贵州燃气2016-2017年净利润分别是1亿元、1.37亿元,而同期对应的经营净现金流则是3.5亿、4.6亿元。在港股表现优异的中国燃气(00384.HK),也同样具有经营净现金流高于净利润的特点。当市场信用风偏收紧,现金流稳定增长的行业显然更容易吸引投资者的青睐。

  反面的例子则是ofo等“独角兽”变身“毒角兽”。在融资了数十亿元之后,残酷吞噬现金流而看不到盈利前景的ofo迎来了至暗时刻——2018年的最后十几天,千万名用户纷纷晒图,PO出自己在ofo上的退押金序列号。泡沫的消亡来得猝不及防,毕竟在2018年9月,ofo还宣称完成了E2-2轮数亿美元的融资,E2-2,单从融资轮次,也能看出其对外来资本的依赖,而宠儿到弃儿的速度更令人唏嘘,出身北大的戴威也无奈作别榜单。在残酷的出清过程中,模式+流量并不能保证一定通向未来,而盈利+现金却可以显著提高生存概率。

  行业首富的更迭,也能印证同一逻辑,寒冬中但求稳定,但求现金流,在同一行业中,TO B端的富人身家稳定性超过TO C端。如日用消费品行业,申洲国际的马建荣/黄关林取代了去年的首富达利食品许世辉家族,登顶行业首富。申州国际的优势在于,不直接面对市场冲击,而是面料供应商,众多大牌服装如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安踏以及优衣库为其客户。同样的,能源与环保行业首富,也由新能源汽车上游的宁德时代曾毓群擒获。

  在TMT、房地产、综合、耐用消费品、商业服务、医药生物、金融服务前七大重点行业,去年的行业首富依然是今年的行业首富,没有发生更替,这也再次证明了榜单某种程度的垄断态势。

   

  (2019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各行业首富)

  各行业中依然存在一些共性的趋势。例如老龄化条件下,地产商纷纷涉足的养老地产、社区运营等成为不确定环境中的确定方向。而在动荡的经济环境中,富人对政策更加敏感——地产商和互联网行业富人,也是响应国家扶贫计划最为积极的两个行业。万达官网上王健林的行程不是在各地见领导,就是在万达丹寨小镇扶贫。恒大许家印则包下了贵州毕节大方县,针对全县扶贫。

  金融行业也依旧暗潮汹涌,资产转手行为密集。海航系、明天系资产逐步处置。上榜富人中,雪松的张劲受让中江信托71%股权,成本据指高达150亿元。而刘益谦百亿入主长江证券后尚未回本,在冰冷的2018年,他选择出清财险,聚焦寿险——一边厢天茂集团领衔出让安盛天平财险50%股权,回笼46亿元现金;另一边厢与湖北宏泰、武汉地产、江岸国资签署协议,拟向国华人寿现金增资95亿元。一度被传期货爆仓的混沌投资葛卫东,又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前十股东名单中,神奇回到榜单。

  不难预料,在中国,存在相当多供给过剩的行业,如此,优胜劣汰的态势将会继续,行业集中度将会持续提升,头部企业获得更多市场份额,而科创板的推出,无疑将进一步奖励创新,中国民企的未来,创富没有上限。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