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为经济动能转换装上“加速器”

  华菁证券常务副总经理魏山巍:

  本报记者 朱宝琛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日前表示,经过8个多月高效有序的精心筹备,科创板首批公司上市的条件基本具备,时机已经成熟。7月22日,科创板首批企业上市仪式将举行,届时,25家企业将挂牌上市。我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也将迎来一个肩负创新试验田职责的新板块。

  作为今年我国资本市场的“一号工程”,科创板从提出到首批企业挂牌上市,不到260天的时间。那么,科创板将对我国资本市场带来什么影响?如何保障科创板平稳运行?投资者在投资科创板股票过程中该注意哪些问题?对此,《证券日报》记者专访了华菁证券常务副总经理魏山巍。

  实现多方共赢

  共享红利的重要举措

  “科创板的设立,注定是中国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的又一重要里程碑,注册制更是中国资本市场革命性的、基础性的制度改革。”魏山巍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科创板+注册制”对市场各参与主体都是重大的机遇,是一项可以实现多方共赢、共享红利的重要举措。” 

  对此,他从四个方面予以进一步解释:对整个中国经济来说,科创板提高了直接融资比重,疏通了风险投资退出渠道,鼓励更多社会资金流入科技创新企业,为经济动能转换装上了“加速器”。

  对新经济企业来说,科创板大幅放宽市场准入门槛,“以市值为核心,弱化盈利要求”,为快速成长、具有潜在盈利能力的高科技企业提供了融资渠道。

  对投资者来说,投资者能更好地参与科创企业投资,同时鼓励中小投资者通过公募基金等方式参与科创板投资,分享创新企业发展成果。

  对中介机构来说,科创板是建立在注册制试点的基础之上,对企业的选择、定价、发行跟现有制度很不一样,需要特别专业的中介机构才能做这件事。通过科创板,中国的投资银行将进入专业化的分工时代,为客户创造新的价值。

  “科创板的政策框架包括了新的发行上市准入、估值体系、定价配售机制、创新股权架构、投资者结构调整等等,制度的先进性与国际接轨,并在未来留下了足够的创新拓展空间。”魏山巍说,虽然科创板从萌芽至政策颁布再到开板的时间很短,但整个监管体系在此前历次改革过程中已有了非常好的积累。

  他进一步指出,科创板的最大魅力在于为市场留足空间,通过对现有上市标准显著优化,促使市场重拾价格发现能力,以市场化机制为导向来实现资本市场中的资源优化配置。此外,还能够为红筹模式、VIE架构、表决权差异安排等制度提供很大的包容性,这些措施都有效地提供了更多元化的科创板投资标的的供给。

  成功的核心在于

  建立和深化板块内涵

  首批25家科创板企业上市在即,如何保证我国资本市场这一全新的板块平稳运行?

  对此,魏山巍认为,科创板成功的核心在于建立和深化板块的内涵,通过优秀和前瞻的机制,吸引和发掘新经济领域的头部企业,如同FAANG,即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苹果、电商巨头亚马逊、流媒体视频服务巨头Netflix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五大科技巨头之于纳斯达克一般,汇集属于自己的科技创新巨头。

  “然而,新经济领域参考系的建立必然会经历一定的磨合和试错阶段,尊重市场内生的、良性的、有序的互动和调节,容忍短中期的市场波动,减少对市场的行政干预和控制,无论对发行人、中介机构或是投资者教育而言,均尤为重要。”魏山巍说。

  他进一步指出,参考美国资本市场,其之所以能不断吸引新经济巨头,很大程度上在于政策执行上的坚持,对于科创板设立和注册制推行或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包括定位明确,重监管,轻审批;相信市场,容忍失败,允许大浪淘沙注册制和退市机制消除套利空间,一二级市场实现平衡。

  “相比后市疏导机制,合理、准确的发行定价尤为重要。”魏山巍说,短中期内,使市场重拾定价能力可能是科创板制度创新的核心。比如引入提高网下投资者认购比例,使其匹配应承担的投资风险,促使其合理报价;引入战略投资者等长线资金,配合绿鞋机制,促使后市价值稳定。

  与此同时,魏山巍表示,科创板制度是借鉴了纳斯达克等境外市场经验后的优化产物,比如吸取了向专业机构投资者市场化询价的定价、没有发行估值上限等市场化制度;投资者准入门槛提高,降低散户比例,至少60%或以上分配给机构投资者;通过优化战略配售、绿鞋机制、融券卖空等配套机制,进一步完善市场化运行工具组合等。

  同时,科创板也保有传统A股市场的保荐人制度,并试行保荐人跟投制;也能同时发挥保荐机构项目筛选功能,强化IPO质量把关,一定程度上减轻监管层压力。

  在魏山巍看来,美国纳斯达克经过近50年的打磨,运行已非常成熟,形成了较强的集聚效应。科创板作为新生事物,未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导向更加鲜明,更关注企业的核心技术能力、创新能力。

  “当然,作为新生事物,科创板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魏山巍说。

  严惩欺诈应是

  注册制推行的前提

  科创板在制度方面有很多创新,具有很强的优越性,但作为新生事物,制度设计不可能一蹴而就,是个动态完善的过程。

  对此,魏山巍举例予以说明:比如,在科创板审核标准下,符合标准的未盈利企业可以上市,如何合理地估值定价,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需要多年实践形成的投研积累才能做出准确判断。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券商,在这方面经验都还有所欠缺。

  投资者对科创板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如何做好投资者教育,亦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对此,魏山巍认为,首先,进一步强化投资者风险教育。境内证券市场长期存在执法处罚力度轻、震慑作用小、赔偿补偿功能缺失等情况。因此,严惩欺诈也应当是注册制推行的前提。

  同时,由于创新企业可能存在长期亏损、盈利不确定性较大、投资风险较高等特点,期待监管部门进一步完善法律监管,加强风险教育,提高对信息披露失实、财务造假的处罚力度,协调完善民事赔偿机制。

  投资者准入机制方面,由于科创板开创初期的风险较高,后市股价可能波动较大,故在运行的初期提高个人投资者的准入门槛有利于对投资者进行保护。这方面,现行制度已经在这方面做出了安排。

  此外,投资者需要厘清一个概念,即投资者保护是不是等同于投资者稳赚不赔?对此,魏山巍介绍,从2005年至今,美国IPO上市三个月后破发率相比国内同期至少高出两倍以上,投资者应该为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